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严歌苓散文补遗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次碰到这群奇怪的长跑者,是在旧金山。

    那是一个新年除夕,我急匆匆地去赶最后一班轮渡回家。轮渡七点半启航,七点二十五分左右,我还在一公里之外。我们买房子的时候,贪图阿拉米达岛的优美宁静,没意识到一切桃花源都有赖于与世隔绝,因此这个靠渡船连接都市文明和我们住宅的小岛,到了晚上七点半摆渡结束后,就剩一条通道了——那是一座吊桥,仅供汽车过往。

    据说我们岛上一旦发生凶案,罪犯是很那跑出去的,只需把吊桥打开。对于我这个不会开车的人,赶最后一班渡船练出了长跑的耐力和短跑的速度。这一次我瞪着轮渡码头楼上的大钟开始了一公里冲刺。

    很快我发现自己混迹在一个不见首尾的跑步者队伍里。这群跑步者一律穿红色礼服裙。

    高大的男子居然也能找到合适他们尺码的女性晚装,仔细看,那些晚装多半都是针织面料,可伸可缩,并且十分性感,但供乳沟炫示之处,飞长着丰密的胸毛,被大踏步跨越弄成迷你裙的紧窄裙裾下,一双肌肉铮铮的飞毛腿。

    他们中三分之一是女人,自然更加红艳似火,个个如飞奔逃婚的红妆新娘。其中几个人发现了我惊人的跑步速度,七零八落地跟上来,开始提问。

    “跑这么快,是去抢啤酒吗?”

    “喂,还有三公里才到啤酒站,你这样的速度不等跑到就累死了!”

    我顾不上回答他们,心里更奇怪了:什么啤酒,啤酒站?

    一个年轻女郎一口澳洲英语,她问我:“你为什么不穿规定服装?”

    我发现他们的英文不完全是美国乡音,有英国音、澳洲音,还有爱尔兰音,于是我不顾赶不上轮渡而要花几十块钱乘出租的危险,气喘如牛地跟他们搭起话来。我问他们什么是“规定服装”他们非常惊异,说“hash俱乐部”通知每个成员,这次“hash”长跑的规定服装是红色夜礼服,不分男女。

    我只是在早餐菜单上看到单词“hash”就是把土豆煮了之后,切成(或剁成)小碎块,再用油煎,是西式早餐里的家常食品,全称为“hashbrown”据说把肉和剩菜乱切一通,改头换面地重新烹饪,就叫“hashup”用中国话来解释,就是热剩菜,或者热杂烩。我更好奇了,杂烩和长跑又是什么组合,刚才他们还提到啤酒,这三者是什么关系?

    当我问他们什么是“hash俱乐部”时,他们才明白我只是个短期的偶然同道人。他们全是一副没法长话短说的无奈,离开了我。

    回到家,我从我先生莱瑞那里打听到“hash俱乐部”是个国际性民间组织,主要活动是喝啤酒和长跑,可以先醉后跑,也可以边跑边醉或先跑后醉,绝大多数人都选择先跑后醉。他们有队歌、队舞,每次长跑,还有规定服装,偶尔地,他们会来一次惊世骇俗的服饰展示,比如无论男女老少,一律红色晚礼服。他们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做“一帮有跑步恶癖的酗酒者”(abunchofdrankswithrunningproblem)。

    当我平行于那群为酗酒而跑步,或为跑步而酗酒的红衣男女时,万万没想到几年后我自己也成了“hash俱乐部”的成员。

    2004年我们到了尼日利亚,很快就认识了一个腿有残障的黎巴嫩人,他是阿布贾地区“hash俱乐部”的部长,每星期六组织一次由各界酒徒参加的hash长跑。这时我对于酗酒长跑者的历史,也有了相当的知识。

    首先我知道它起源于一群驻扎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英国殖民军官,以及其他侨居吉隆坡的英国人。俱乐部全称为“hashhouseharries”缩写为hhh。其主要动机是以长跑抵消一个周末过度的暴饮暴食所积累的恶果。而又以暴饮啤酒来弥补长跑的体力消耗和犒劳苦旅艰辛。

    我曾经借我的小说中人物说:“无聊一点也不难受。”但到了阿布贾半个月之后,我把这句话改为“有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