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荒原狼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在某些时刻,新与旧,痛苦与乐趣,惧怕与欢乐非常奇妙地混杂在一起。我忽而在大上,忽而在地狱里,而大部分时间是既在天上又在地狱里。老哈里和新哈里时而互相激烈争吵,时而又和睦相处。有时,老哈里似乎完全断了气,死了,被埋葬在地下,突然他又在面前,发号施令,专横霸道,什么都比别人高明,新的、矮小而年轻的哈里感到难为情,他沉默不出,被挤到后面。而在另一些时候,年轻的哈里又抓住老哈里的脖子,便指他,两人常常作殊死斗争,常常闹得呻吟声不绝,想起要用刮脸刀了此一生。

    痛苦与幸福常常在一个浪头里向我打过来。比如我第一次公开跳舞以后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走进我的卧室,发现美丽的玛丽亚躺在我的床上,我感到惊奇、诧异、恐慌、喜悦。

    在赫尔米娜让我经受的所有意外中,这是最出乎我意料的一次。因为我丝毫不怀疑,这只极乐岛正是她给我送来的。这天晚上正好是例外,我没有和赫尔米娜在一起,而是在大教堂里听演奏古老的教堂音乐。这是一次美好而忧伤的远足,到我以前的生活中探幽的远足,回到我青年时代生活过的地方、到理想哈里盘桓过的地区的远足。教堂的哥特式大厅高高的,里面只点着几支蜡烛,在暗淡的烛光中,精美的网状拱顶像幽灵似地来回晃动;在这里我听了布克斯特荷德、帕赫尔相尔、巴赫和海顿的作品,我又一次走上了我爱走的老路,又听见了曾经是我的朋友的一位演唱巴赫歌曲的女歌唱家的优美声音,以前我多次听过她出色的演唱。这古老音乐的声音及其无限的尊严和圣洁又唤醒了我青年时代所有虔诚、喜悦和热烈的感情,我忧伤而沉思地坐在高高的教堂合唱室里,我在这个高尚的、永恒的世界里作客一个小时,这个世界一度曾是我的故乡。演奏海顿的一首二重奏时,我突然热泪盈眶,我没有等音乐会结束,放弃了与女歌唱家再次见面的机会(噢,以前,听完这样的音乐会后,我曾和艺术家们度过多少兴奋而热烈的夜晚啊,悄悄地从教堂里溜出来,在夜晚静静的胡同里逛荡,走得疲乏不堪。街上有些地方,饭馆里爵士乐队正在演奏我现实生活的旋律。噢,我的生活变得多么灰暗迷乱!

    在这次夜游时,我思考了许久我与音乐的奇异关系,又一次意识到,这种对音乐的既感人又恼人的关系是整个德国精神的命运。在德国精神中主宰一切的是母权,是以音乐主宰一切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血缘关系,这在其他国家是从未有过的。我们从事精神活动的人对此没有勇敢地进行反抗,没有倾听并服从精神、理智和言词,反而却沉醉在没有言词的语言之中,这种语言能叙说不可言状的东西,能描绘无法塑造的东西。从事精神活动的德国人没有尽量忠实可靠地使用他的工具,反而始终反对言语和理智,与音乐眉来眼去。他沉迷在音乐中,沉迷在美妙优雅的音响中,沉迷在美妙的、使人陶醉的感情和情绪中,这种感情和情绪从未被催逼去实现,于是他忘记了履行他的大部分真正的任务。我们这些从事精神活动的人不熟悉现实,不了解现实,敌视现实,因此,在德国现实中,在我们的历史、政治和公众舆论中,精神的作用小得可怜。诚然,我常常这样思考这个问题,有时感到我有一股强烈渴望去塑造现实的欲望,这种欲望是严肃负责地从事某项工作,而不仅仅是研究研究美学和搞搞精神肝的工艺品。而结果却总是放弃这种努力,向命运屈服。将军和重工业家们说得对:我们这些“精神界的人”一事无成,我们是一群可有可无、脱离现实、不负责任的才华横溢、夸夸其谈的人。呸,见鬼去吧!拿起刮脸刀吧!

    我脑子里充满了各种想法,音乐会的余音在耳际回响,心里充满哀伤,充满对生活,对现实,对意义,对不可挽回地永远失去的东西的绝望的渴求,终于回到家里。我登上楼梯,进屋点了灯,想读点什么却又读不下去。我想起孤单迫使我明天晚上到泽西水酒吧去喝威士忌和跳舞的约会,于是心里感到一阵恼恨,不仅摘报我自己,还恼恨赫尔米娜。尽管她是个绝妙的姑娘,对我心怀好意——但当时,她倒不如让我毁灭的好,她不该拉我下水,把我拉进这个混乱的、陌生的、光怪陆离的游艺世界,在这个世界我永远是个陌生人,我身上最美好的东西受尽苦难,逐渐荒废。

    于是我悲伤地熄了灯,悲伤地走进卧室,悲伤地开始脱衣服。这时,我闻到一股奇特的香气,心头一惊,那是淡淡的香水味儿,我环视四周,看见美丽的玛丽亚躺在我的床上。她脸带笑容,略微有点局促,一双蓝眼睛睁得大大的。

    “玛丽亚!”我叫了她一声。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是我的房东知道了,她会收回住房的。

    她轻轻地说:“我来了,您生我的气吗?”

    “不不,我知道是赫尔米娜把钥匙给您的。是吧?”

    “噢,您对这件事生气了,我就走。”

    “不,美丽的玛丽亚,请您留下!只是今天晚上我很悲伤,今天我不可能快乐起来,明天也许又能快乐起来。”

    我略微向她弯下腰,她突然用她那两只又大又结实的手捧住我的头往下换,吻了我好久。我挨着她在床上坐下,拉着她的手,请她说话轻点,因为不能让别人听见我们说话。我看着她那美丽丰满的脸,她的脸像一朵大鲜花,陌生而奇妙地枕在我的枕头上。她慢慢地把我的手拉到她的嘴边,拉到被子底下,放在她那温暖、安静、呼吸均匀的胸脯上。

    “你无须快乐,赫尔米娜跟我说过,你有许多苦恼。这谁都能理解。我还称你的心吗,你前不久我们一起跳舞时,你真可爱。”

    我吻她的眼睛、嘴巴、脖子和胸脯。刚才我想起赫尔米娜时还恼她,责备她。现在我手里捧着她的礼物,非常感激地。玛丽亚的爱抚并没有使我感到难堪痛苦,我今天听了这奇妙的音乐,觉得她同这音乐完全相称,她是音乐理想的实现。我慢慢地把被子从美女身上揭开,我吻她的全身,一直吻到她的脚上。当我躺到她身边时,她那鲜花似的脸庞亲切地看着我,似乎什么都知道。

    这天夜里,我躺在玛丽亚身边,睡得时间不长,然而却睡得像孩子那样好、那样酣畅。我们醒了几次,这时我尽情享受她那美好活泼的青春,我们低声交谈,我听到了许多有关她和赫尔米娜生活的值得知道的事情。对这一类型的人和她们的生活我以前知道得很少,只是在戏剧里才遇到过类似的人,既有男人也有女人,他们一半是艺术家,一半是花花公子。现在我才稍许了解了一点这些奇异的、无事得奇怪、堕落得奇怪的人的生活。这些姑娘大多出身贫贱,然而她们都很聪明,模样又长得俊,因而不愿意一辈子只靠某一种收入低微而毫无乐趣的职业谋生,她们有时靠做临时工为生,有时就靠她们的俊俏妩媚过日子。她们时而在打字机旁工作几个月,时而成为颇为富有的花花公平的情人,接受零用钱和馈赠,她们有时着罗穿缎,出入有汽车,住在家华的旅馆,有时又住在狭小的顶楼,虽然在某种情况下有人出高价,她们会嫁给他,但总的说来她们并不热衷于结婚。一她们中的某些人在爱情方面并无渴求,她们讨价还价,只有对方付出极大的代价,她们才勉勉强强卖身给他。而另外一些人一玛丽亚就属干这一类人——对爱情方面有非凡的才能,非常需要爱情,大多数人都具有与男女两性相爱的经验;爱情是她们唯一的人生目的,她们除了正式的、付钱的朋友以外,一向还有其他种种爱情关系。这些蝴蝶就这样孜孜不倦、忙忙碌碌、充满忧虑而又轻浮、聪明、麻木地生活着,过着天真和精心安排的生活,她们不依附于任何人,不是每个人都能用金钱化她们买到手,她们期望从运气和良好的客观条件中得到她们的那一份,她们爱恋生活,而又不像普通市民那样执着地留恋生活,她们时刻准备着跟随某一位童话中的王子走进他的宫殿,他们始终朦胧地意识到她们会有凄惨悲伤的结局。

    在那妙不可言的第一晚以及随后的日子里,玛丽亚教给我很多东西,不仅教给我新的优雅可爱的感官游戏和情欲之乐,而且还教给我新的认识、新的看法、新的爱情。茶楼酒肆、舞厅酒吧、影院娱乐场所,这一切构成的世界,对我这个孤独的人和美学家说来,始终含有某些低级趣味的、为道德所不容的、有损体面的东西,而对玛丽亚、赫尔米娜以及她们的女伴们说来,这就是她们的整个世界,既不好又不赖,既不值得去追求也不值得去憎恨,她们那短暂的、充满渴求的生活就在这个世界里开花结果,她们在这个世界里感到熟悉、亲切。就像我们这种人喜爱一位作曲家或者一位诗人那样,她们喜爱香槟酒或者当着客人的面烤出来的一盘特制烤肉;就像我们这种人对尼采或汉姆生表现出巨大的热情、激动那样,她们把无比的热情和激动奉献给一曲新的流行舞曲或某位爵士乐演唱者的伤感歌曲。玛丽亚给我讲述那位漂亮的萨克斯管吹奏家帕勃罗,谈起他有时为她们演唱的一首美国歌曲,她谈起这些是那样全神贯注,那样钦佩爱慕,比任何一个有高度教养的人谈起高雅的艺术享受时表现出深的狂喜更使我感动。我已经准备与她一起去遐想陶醉,而不管那首歌曲怎么样;玛丽亚那亲切的言语,她那充满渴望、神采焕发的目光在我的美学中打开了又长又宽的缺口。诚然,是有一些美的东西,在我看来,这些伪数不多的精选出来的美的东西一一虽然高居首位的是莫扎特毫无疑问是非常崇高的,但是界限在何处?我们这些专家和批评家年轻时热烈地爱慕过。的某些艺术品和艺术家,今天我们不是又觉得很可疑、很糟糕吗?对我们来说,李斯特和瓦格纳不都是如此吗?在许多人看来,甚至连贝多芬不也是如此吗?玛丽亚对从美国来的歌曲不同样也怀有极大的孩子似的感情,不同样也是纯洁的、美好的、毫无疑问是崇高的艺术感受,如同某位教员读到特里斯坦时的感动、某位乐团指挥在指挥第九交响乐时的激情?这与帕勃罗先生的看法不是奇异地相吻合,肯定他说的不错吗?

    玛丽亚也似乎很喜爱这位帕勃罗,这位美男子!

    “他是个漂亮的人,”我说“我也很喜欢他。可是,玛丽亚,告诉我,你怎么另外又会喜欢我这样一个沉闷无聊的老家伙?我”既不漂亮,头发也已灰白,既不会吹奏萨克斯管又不会演唱英国爱情歌曲。”

    “别说得这么可怕!”她批评我。“这是非常自然的事。你也让我喜欢,你身上也有漂亮的、可爱的、特殊的东西,你只能是你,不该是别的样子。这些事情不该谈论,也不能要求解释。你瞧,你吻我的脖子或耳朵时,我就觉得你喜欢我,我中你的意;你吻我时有那么一点羞涩,这就告诉我:他喜欢你,他赏识你的美貌。这让我非常喜欢。而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我喜欢的恰恰是相反的东西,他似乎并不喜欢我,他吻我,好像那是他对我的一种恩惠。”

    我们又睡着了。我再次醒来时,仍然搂着我那美丽漂亮的鲜花。

    真奇怪!这朵美丽的鲜花始终是赫尔米娜给我的一件礼物!她始终站在她背后,总是像假面具似地套着她。我突然想起埃里卡,想起我那远方的恼怒的情人,我那可怜的女友。她的俊俏并不比玛丽亚逊色,只是没有马丽亚那样青春焕发、那样放荡不羁,也没有那么多情爱小技艺,她像一幅画在我面前站了一会儿,这画清晰而又使人痛苦,可爱地深深地与我的命运交织在一起,然后她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