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见习董娘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进办公室,南仲威陷入沉思。

    事发当天,和姿颖最后用餐的人竟是吴秘书说来可笑,他完全不知道姿颖和吴秘书感情有多好,但不管有多好,吴秘书是个重要关系人,绝对脱不了干系,而他该用什么方法诱导她道出实情?

    “总裁。”易稚青敲了门后,随即踏进办公室里,而包庆余就跟在她身后,手上拿了一个文件夹,脸色有些犹豫。

    南仲威抬眼望去。“有事要说吗?”

    “庆余说有事要跟你报告。”易稚青指了指身后。“不知道他在卖什么关子,连我都不能说,说只能直接跟你报告。”

    “哪一件事?”

    “就你要我去查证券公司和向群的资金动向那件事。”包庆余呼了口气,把文件夹放到他桌面。“本来是要查他是不是有私吞公款,结果查到两件大事。”

    “大事?难不成他不只拿了公司的钱,甚至还涉嫌掏空?”南仲威好笑地翻开文件夹。

    “恐怕是涉嫌洗钱。”

    “对象是谁?”

    “财务长罗董事和人寿执行长何董事。”

    南仲威愣了下。“替他们两个洗钱?”

    “不只是洗钱,也可以说是黑吃黑。根据调查,向群多次利用基金会慈善拍卖会,以公帐购买古董精品捐赠给基金会,现场则有安插两位董事的人头买家再将捐赠买回,达到洗钱的目的,但向群捐赠出去的对象其实是赝品,他将真品转到当铺,把钱收进自己口袋。”包庆余指着桌上的书面报告。“姿颖给的数据里显示,每次买回捐赠品的人头买家是重复的,确实有涉嫌洗钱的嫌疑,所以我又调查了两位董事,确定他们有以投资证券的名义把钱转进了证券公司,等于这洗钱是经过三道以上的手续掩饰,但真要追查,还是可以追到证据,我已经要人把相关明细都封匣存证了。”

    南仲威听完,面色凝重地看着书面报告。“所以这算是额外追查出的大事?”

    确实算是大事,因为向群是他一手提拔的,他没想到他竟会在公司里伸出黑手,这已经涉及了掏空和背信,还有两名董事的洗钱,重创着公司形象。

    “不,下头还有再大一点的事。”包庆余深吸口气,等着他把资料看完。

    南仲威原本微扬起眉,但看到最后却面露震惊,浓眉紧攒。

    “到底是什么事?”易稚青低声问着。

    “当初你要我查他,我要是真的有查就好了。”包庆余真是悔不当初。

    易稚青疑惑地看着他,却被南仲威重击桌面的声响给吓了跳,回过头就见他脸色铁青,文件夹里的书面报告几乎快被他撕碎。

    “庆余,这调查到底有没有问题?”南仲威怒咆着。

    “没有,我托请了董监会调查证券公司的账目,也以总稽核的身分调阅了证券公司的各项细目,基本上,比对过后,无误。”

    “混蛋!”南仲威恼火地将文件夹给扫落在地,整个人倒进椅背里。

    易稚青拾起文件夹,快速看过一遍,惊诧道:“他手上怎么会有姿颖的部分南瀛股权?还有这家公司”

    “比较麻烦的是,去年以捐赠名义转赠到基金会名下,打算打造文创园区的那块土地,也以低价转卖进巨星公司,而巨星公司正是向群以别人的名义开设的人头公司。”包庆余顿了顿,无力地看了她一眼。“仲威是基金会挂名董事长,你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

    易稚青攒眉忖了下,难以置信地抬眼。“这”“姿颖这么做,会害仲威背上掏空和背信的罪名,甚至只要董事召开临时董事会,仲威很有可能被撤换掉。”

    “可是这是向群做的!”

    “是啊,向群是仲威提拔的,所以罪名更会成立,换句话说,向群这么做是箝住了仲威的喉咙,只要仲威揭发他,仲威也会跟着出事,甚至姿颖也脱不了关系。”所以他才说事情大条了。

    易稚青无力地托着额,看向书面报告上记载的每件事,都是姿颖出事之前所为,不禁恨恨地道:“早知如此,当初我察觉不对劲时,就应该戳破她和向群的事,今天就没有这些事了!”

    “她和向群的事?”包庆余诧问着,连南仲威也抬眼瞪去。

    “她”易稚青无奈地咂着嘴。“这到底要我怎么说?姿颖车祸之后就变了个人,而且也把向群给忘了,我就想没什么事了,所以”

    “你到底看见了什么?!”南仲威不耐吼道。

    “我只是看到姿颖和向群抱在一起!”易稚青也跟着吼。“三个半月前,我们不是一起参加了一场商会联谊,结束之前因为会场空调设备不佳,我就到庭园里透口气,结果就看见他们

    就只是抱在一起而已,就只是抱着而已!”

    “抱着而已,她会把她父母留给她的那部分南瀛股权转赠给向群?只是抱着而已,她会盖上大章,把文创园区的土地转卖出去?!她明知道那块土地是联合开发,不过是用捐赠名义避税而已,她却盖大章卖出去她是要逼死我!”下属的背叛背后藏着妻子的不伦,要他怎么吞得下这口气!

    “仲威,你冷静一点,那是姿颖失忆之前做的事,跟现在的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甚至还跟我说,要调查向群的事。”易稚青忍不住替她说情。

    南仲威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这又如何?因为她失忆,所有的事都一笔勾销吗?你还搞不懂事情的严重性吗?”

    他极有可能保不住南瀛的经营权这还不够严重吗?!

    “可”易稚青忖着,却像是想通什么,突道:“姿颖出事,说不定就是跟这件事有关!”

    包庆余脑筋动得极快,脱口道:“难道凶手是向群?”

    “事发当天,最后跟姿颖接触的人是吴秘书。”南仲威沉声说着。“昨天我带姿颖去巴色拉蒂时,巴色拉蒂的经理说的。”

    “可是能够因此就证明是她做的吗?她有动机吗?”

    “问问就知道了。”南仲威蓦地站起身。“我去一趟基金会,顺便把基金会半年内的出入款项账目全调出来。”

    “我跟你一道去。”

    “我也要去。”

    “你出去,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陆氏基金会执行长办公室里,传来周持南的怒斥声。

    “姿颖,你最近愈来愈不听话了,是不是南仲威跟你说了什么,你就傻傻地被他给骗了?”

    向群充耳不闻,步步逼近着。

    “他是我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