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见习董娘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章

    原本,包庆余偷偷提早将陆姿颖载到公司,是要给南仲威一个惊喜的,但照目前的状态看来,是惊吓大过惊喜了。

    一路上,车内氛围凝滞到不行,难得在外头用餐,但就算包庆余怎么卖力演出,易稚青努力配合,陆姿颖还是面无表情,连带的南仲威的脸色也格外凝重,教彩衣娱友的两人对视一眼,默默达成某种共识,任凭气氛冷到谷底。

    回到家中,两人不约而同地回楼上避风头,却见陆姿颖也跟着他们上楼,心里暗叫不妙。

    “去哪?”南仲威一把拉住她。

    “回房间。”周持南淡声说着。

    “房间不在楼上。”

    “我要回我的房间。”她的嗓音依旧轻淡无起伏。

    “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南仲威恼声吼道。

    不用她多说,光看她的眼神,他就知道她对自己极为不满,但她根本不知道始末原由,没道理对他不满。

    “没有。”她只是因为今天发生太多事,她需要好好想一想,把一切都厘清。

    她不能再浑浑噩噩地活在他们的保护之中,她得要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当然也包括和他之间的婚姻问题。

    “你明明就有。”

    “你说有,就有吧。”她没力气跟他争论。

    南仲威被她不冷不热的态度给惹火,硬是把她揪下楼梯,朝自己的房走去。

    “仲、仲威,你冷静一点,千万要冷静一点。”包庆余赶忙追到房门外。

    他不认为南仲威会有肢体暴力,但是他有严重的言语暴力,就怕她会撑不住,被伤得体无完肤。

    南仲威不理会好友,将周持南扯进房里,垂眼直瞅着她。“年前我就着手要买新鑫手上的一块畸零地,那一块地说真的并不值钱,但问题是刚好卡在一桩建案的中心点上,那桩建案就是宋董事正要推动的,所以托我帮这个忙,但是新鑫的董事长却摆高姿态,以为靠那块畸零地可以哄抬价钱,不断拿乔考验我的耐性所以我这么做,不过是以牙还牙,刚好而已。”

    周持南垂着眼不看他,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你说,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说穿了,新鑫也不过是家不成气候的投顾公司,自以为逮着机会就可以狠削一笔,谈不上什么正派经营,我给他当头棒喝,刚好让他知道商场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容易。”

    周持南依旧不语。而她的反应,彻底地惹恼南仲威。

    “你到底想怎样?我都跟你解释了,你还想怎样?!”

    周持南缓缓抬眼,问:“所以我可以回房了?”

    那淡漠至极的态度,教南仲威不禁哼笑了声。“怎么,一个从不管商场生态的人,一场车祸意外之后,突然变成正义人士了?你要不要干脆把陆氏基金会改成环保基金会算了?可以让你管得更宽。”

    “我要回房了。”周持南转身就要走。

    “陆姿颖!”南仲威一把将她扯回,压根不管力道会大到扯痛她,甚至扯痛自己的伤。“我不准你用这种态度面对我!”

    “那么我应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你?”她淡漠反问。

    “你”南仲威深吸口气,一字一句说的再清楚不过。“我没有做错。”

    “嗯。”“既然你也认同我,那么你——”

    “我没有认同你。”她冷声打断他未竟的话。“我只想问你,你南家可有祖训?”

    “祖训都是一些食古不化的八股道理,换个时空背景早就不适用。”

    “明其所欲,行其所善,这是南家票号初立之时,由皇上亲赐的八个大字,就挂在厅堂上,后来成为南家祖训。”娘说当年就是因为这八个字救了她和爹,因而将这八字视为南家家训,要世代子孙皆抱持着良善之心,营利不营私。

    南仲威愣了下,不懂她怎能说得振振有词,简直就像是她曾在现场看过似的。“你怎会知道南家祖训?”他没告诉过她,就算他说过,可她失忆了,她不可能记得。

    “那重要吗?我只想问你懂那八个字的意思吗?”

    “我当然知道。”

    “你可有做到?”

    “就跟你说——”

    周持南冷声打断他。“不适用吗?我倒认为不管在哪个时空背景之下,这八个字永远适用。”

    南仲威抿紧了唇。“我不认为我有错。”

    “我也没说你有错,只是当初南家创立票号时,禀持的是救助百姓的心,而非为了营利,但现在的南家,业大心更大,你不懂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更不懂宽大为怀是为福,你争一时之快,以打压人为乐,违背了祖训我替你感到愧对先祖。”

    “住口,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替我愧对先祖?!”

    周持南紧紧地闭上了眼,吸了口气再张眼。“我什么都不是,所以我可以回房了吗?”她不愿去想他的恶,不愿去想他对自己抱持的是什么样的感情,可他的所作所为,几乎应证了向群说过的话。

    “出去!”南仲威怒咆道。

    周持南毫不犹豫地转身,开门离开,就见包庆余和易稚青担忧地站在门外,她勉强地勾起笑意。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你不要紧吧。”易稚青轻握她的手,才发觉她的手冰凉微颤着,要是不碰触她,光从她的神情,压根看不出端倪。

    “没事。”她镇静的扬笑。“只是有点累了。”

    “回房休息吧。”

    “好。”她轻点着头,跟着易稚青上楼,一进房,她放下包包时,瞥见床上的熊娃娃,思忖陆姿颖藏在口袋里的小册子,不禁怀疑她的怨怼是针对南仲威。

    原来南仲威是真的把陆姿颖视为棋子,得手后随即抛之不理,所以她才会转而投向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