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爱睡觉的树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寻找着,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寻找什么。只是觉得有奔跑的必要,所以两条腿一前一后飞快地交替着地。

    旁边的人指指点点,他们或许以为我疯了,或许觉得我刻意标新立异想要与众不同,而他们中真正刻意标新立异想与众不同的人则站在角落故做深沉满脸神秘地说:“他是夸父,他在追逐太阳!”仿佛这样我就会停下来把他当知己很用力地和他握手。而他是这样的,总是认为他的思想要比别人深奥的多,拼命地臆想揣度别人的想法,然后很平静地期待别人的赞叹。他就像一条蛆,在污秽中懒洋洋地蠕动,要别人主动地称颂他们独到的眼光品位,自以为是到可笑。他们做好事显示高明的时候总是谦虚无已,谁晓得他们做坏事的手段比这个还要谦虚隐晦呢?

    我当然不是追逐太阳,太阳不可能永远在一个地方不动。太阳是东升西起的,我若是在追逐太阳,早上向东跑,傍晚向西跑,跑来跑去不是等于徒劳无功永远都要回到出发点吗?我是在寻找某个东西,你们失落了它,我也失落了它,我想把它找回来。我预感我会在某个地方把它找到,因此我向东方不停地奔跑。

    然而我已经足足跑了16年了,穿过了那么多高山,趟过那么多深水,却始终没有看见我要找的东西。我知道这样有些愚蠢,但我坚信当我发现它,会有提醒我的灵感。我踩死了不可悉数的稻禾花草,可我了解我沿途洒下的汗水灌溉了更多植物。毁坏不是我的动机,浇灌也不是我的目的,但有时候是需要一些牺牲,当这些牺牲能为整体带来利益。更何况我杀死了多少生命便偿还多少生命,我并没有过错。他们却不知道这些道理,因为我杀生是明显的,我滋养他们却阴阴暗暗看不清楚。人们看待事情的态度却相当奇异,对好事他们脸现尴尬不言不语,对坏事倒是兴奋地哄传,因此他们对我的指责颇为尖刻。这就是所谓“看客”的本领。他们也许并不是坏人,不过是怯懦到低级而已。例如我踩死了这些生命,他们会不满的处处议论以此作为谈资,营造强大的社会舆论来排挤我——这是他们可怕绵长的攻击方式——但他们决不会有人胆大包天来阻止我,他们永远不会对我产生正面冲突,他们只会罗罗嗦嗦地看着我。相反,我为无数种子洒了水,这件事情他们却假意不知,因为一提起它立刻就会使他们卑微无聊的看客身份降低几级,所以他们经常恼羞成怒直至嫉恨。所以祝融才会造了那么多火灾,而共工只在水底睡觉。我有点腻烦。

    我想甩掉他们。他们以前是这样吗?我实在不愿在看到他们窃窃私语的作态,模模糊糊的笑脸,洋洋自得的唇形,我的头一直仰对着天。他们反而更鼓噪了——那个疯子夸父真的在追太阳!我不是在追太阳,这个世界的闷热早已足够了。我不否认我喜欢光明,可是过度光明把那些人暴露得不太自然,于是每个人脚下都有一团阴影。而这种光明下的阴影却是最让人恐怖恶心的。

    我只想找一个东西。你们表面上崇敬,把它供了起来,心里却暗暗笑话。其实你们都把它给扔了。我只想找到它。我为此磨破了双脚,骨头已经变成皮肤了;而我只希望能再听听它奏过的仙乐梵音:“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亦善之”“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我想该到东方的更深处才能把它找到。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