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女儿心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独居异乡无人问,

    满腹情怀难昭雪;

    我与影儿两寂寞,

    最是温柔女儿心。

    蛾眉一紧,相思成灾的娇美人儿,万般令人心怜,消瘦的身子更显憔悴,如一朵枯萎的花,就等着凋零。

    她思念着他,想他想到心都拧了,心虽还在体内,却已不成原形;人虽还在这儿,心思却已飘远

    “雪儿、雪儿”

    有人在唤她,段问雪转身,就看到一抹身影朝她跑来“小心。”

    “呼!”段明月喘了口气“终于找到你了。”

    “你要找我,传人来通知我就行了,何必自己跑来呢?你有了身孕,可别用跑的,很危险。”段问雪看着姐姐的小肮,心中有些感伤。

    为什么自己没怀孕呢?

    那么,她就可以像姐姐一样,想着德佑的时候,可以抚着自己的肚子,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哎呀,不跑快点不行,你快来尝尝我做的葡萄酒,到底好不好喝?”段明月反正不是第一胎,她经验老到得很。

    段问雪无奈“我又不会跑掉,晚膳再尝还不迟。”

    “不行,这是人家要在晚上的时候让玄聿尝尝的,不能拖。”段明月坚持道,拉着妹妹往回走。

    段问雪心生羡慕,她知道姐姐为了要给姐夫惊奇,所以酿酒的事一直瞒着他。

    有人可以费心,多好。

    不像她,自从来佳木斯之后,看着姐姐和姐夫双双对对的恩爱模样,她就心生羡慕,尤其是姐姐回宫后又有了第二胎,她更是感到孤单。

    她不怪姐姐将她带回佳木斯,反正留在不爱她的德佑身边,她依旧不会好遇到哪里去。

    听姐夫说,他就要登基了。

    相信后宫粉黛三千的他,早已忘了她是谁,大概只有她还在这儿傻傻的想着他吧!

    “雪儿,你在想什么?”轻云宫早就已经到了,段明月见妹妹的心思好像还在遥远的地方。

    段问雪回过神“没什么,酒呢?”

    段明月不理会她的问话“雪儿,你是不是还在想那个没良心的家伙?”

    “姐,你别瞎说,我没想他。”段问雪否认。

    “你以为骗得了我吗?”段明月不放过她。

    “姐,你再说下去,天都要黑了。”段问雪转移话题,提醒她。

    段明月这才想起找妹妹的事,于是,手忙脚乱的搬出床底下的酒瓮

    wwwcn转载制作

    清晨,初升的太阳泄了一地的光亮,还没完全睁开它金黄色的眼睛,段问雪就醒了。昨夜不知道怎么搞的,翻来覆去就是很难入睡,只要一闭上眼,上官德佑那张英俊的脸就出现在她眼前;那双原本沉魅的黑眸深情的凝视她,好像在述说着对她难忘的情。

    段问雪凄凉的笑了,他怎会对她难忘呢?

    她都来佳木斯好几个月,却不见他捎来只字片语;或许,在他的记忆中,早已没有她的影子。然而,最教她害怕的,是他连她的名字都记不起

    段问雪摇摇头,挥去烦人的思绪,已经是一天的开始,她要出去走走,把思念抛开。

    走出房门,她随意走走,没有特定的目的地。说来,她也该感谢姐姐带她回佳木斯,让她可以对不同地区的民风多做些了解。

    其实,她心里知道,她最想待的,还是呼尔浩特、德佑的身边

    冷风悄悄掠近,原本微凉的空气中带来些许湿意。

    她睁开眼仔细瞧瞧,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地走了好远,走到一个萧寂沉静的地方。

    这里是什么地方?

    疑问在心头陡升的同时,段问雪看到一座不算华丽的宫殿,宫前有一个湖泊,波光邻邻,好像一条金黄色的带子,随风而动、闪闪动人

    她低下身,顺手捞起湖边的叶子,突地,看见叶上的字。

    “君不回,妾流泪。君不见,妾悲切。茼蒿如茵,岂敢盼君回?”段问雪缓缓的念出上头的诗,心头一阵狐疑。

    “这到底是什么?”她抬头,紧闭的宫门突然拉开,一个小小的身影狂奔而出。“有人住在这里头?”

    “你是谁?”小小的身影跑到她的身边问道。

    这里很少有人来,除了娘、小豆子公公和冰儿小娘、念君以外,她根本没有见过其他人。

    “我叫问雪,你叫什么名字?”漂亮的一对凤眼,像极了佳木斯现在位的皇上。

    “我是思君。”

    “思君?”是想念伊人的意思吧?段问雪再回望手中的大梧桐叶,不禁猜测道,里头住的恐怕是哪个受冷落的妃子吧!

    “是啊!我还有一个弟弟叫念君哦!娘常说我们一个思君、一个念君,就是思念的意思。”软软的童音掺杂着兴奋,也说明了她的处境。

    “那你爹呢?”

    “我爹?我爹是皇上,他们都说我爹权力很大,不过,他很忙,从没来看过我和娘。”思君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写满渴望和想念。

    段问雪从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她不就和自己一样吗?

    或许,她还和思君的娘一样,饱受相思之苦。

    “不过,没关系,娘说只要我们知道爹在我们的身边就够了。”思君马上坚强起来。

    不相见不等于不相闻问,不相闻问并不等于不相思蓦地,段问雪的脑中浮现出这样的一句话。

    她懂了,旋即站了起来“小妹妹,谢谢你。”

    她不要像思君的娘一样,将自己的相思写在红叶里、将自己的想念寄托在孩子身上。

    她的幸福总要自己掌握,任何人都无法替她决定什么,就算是亲生父母也一样。

    她依然是那个坚强、无惧的段问雪

    wwwcn转载制作

    黑夜降临,一轮银月高挂在遥远的天空,像是为夜归的人明亮大地,也像是为茫然无措的有情人指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