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女儿心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那一夜,让段问雪离开了翩然宫,也改变上官德佑对她的态度。

    不但在她转醒之际,陪伴在侧,就连他下朝之后,也寸步不离的在她身边;偶尔谈心、偶尔对弈,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只要不提三皇子。

    是的,只要不提三皇子的事,他可以说是极好相处的人。可偏偏段问雪一直非常在意他因她中毒之事。

    她心想,一旦有机会,她会离宫去找三皇子拿解药,以报德佑对她的好。

    这天,上官德佑上朝去,她一个人无聊,便出了青云宫,想到他的书房找些书来看看,以打发他不在身边的时间。

    走着走着,忽然迎面来了一个太监打扮、体态却不同于其他太监一般阴柔的男人,段问雪防备的看着他。

    果然,那名太监在她面前站定,神色有异的唤住她:“问雪姑娘。”

    她在宫中的时间不长,也未得到上官德佑任何的册封,所以认识她的人并不多,何以这个太监认识她?

    在冷宫关过一回之后,她学会了小心。“你是谁?怎么知道我?”

    这名太监大胆的拉住她,往角落退去。“我是三皇子的人,三皇子有事交办你。”

    一听到他是三皇子派来的人,段问雪心急的问:“三皇子还在兰县吗?还是进了皇宫?”她并不知道皇上曾下令过,不准三皇子踏进王城一步。

    同淳摇头“都不是,三皇子要你用美人计迷惑皇太子。”

    他拿出纸条交予段问雪。

    段问雪迅速看过后,递还他,由三皇子的字条看来,他的确是在她身上下了毒,否则怎会要她一再的服侍德佑呢?

    他真要置德佑于死地!她不会允许此事发生的,她不会再听令于他,从今而后,只有德佑才是她的天、她的一切

    “我要解药。”上官问雪直截了当的说,她不相信来人会对她食用忘心丹的事不知情。

    “三皇子说了,要解药,拿布兵图来换。”同淳转述主子的话。

    “什么布兵图?”她知道三皇子不会这么轻易的给她解药,要不,又何必在她身上下药呢?

    但她不知道布兵图是什么,如何给他呢?

    “只是皇宫的地图而已!”同淳听过段问雪心思单纯,不知人间险恶,为免不必要的麻烦,他索性简短回答。

    “皇宫的地图?三皇子要来做什么?”

    “三皇子离宫数年,十分想念宫中的一景一物,所以希望拿到布兵图,藉以了思念之苦。”

    原来如此,段问雪点头,默默地在心中衡量,如果她拿这个东西去换解药,换得德佑的性命,相当值得。

    于是,她问他:“布兵图放在哪里?”

    “皇上已经有意将皇位交予回皇子,是以,布兵团应在回皇子身上。”他说。

    “好,那我去找德佑拿。”

    问雪作势欲走,不意被同淳按住“你不能直接找他拿。”

    段问雪不解“为什么?”

    “问雪姑娘,你想想皇太子和三皇子一向不和,你去找他要,他怎么肯给呢?”

    “也对,那你说我该怎么办?!”顾不了三皇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段问雪一心一意只想救上官德佑的性命。“你先取得皇太子的信任,到了适当的时机,自然有机会到军机处取得布兵图。你只要拿到摹本就可以,不一定要拿走真的布兵图”

    同淳絮絮叼叼的说着,段问雪也仔细的听着。

    一阵微风袭来,吹皱一池绿波,让难得平静的皇宫再起波澜

    wwwcn转载制作

    你先取得皇太子的信任,到了适当的时机,自然有机会到军机处取得布兵图。你只要拿到摹本就可以,不一定要真的拿走布兵图

    那太监的话一直盘旋在段问雪的耳边,自那日起,她就显得忧心忡忡。一方面是上官德佑在接她回宫以后,便不曾放弃与她缠绵的机会,每每总要她昏厥过去,才肯罢休,昏睡数日的她已浪费不少时日。

    另一方面,她发觉上官德佑的脱皮现象愈来愈严重,几乎到了全身脱掉一层皮的地步。白天因为出了寝宫,有朝服裹身,以至于他全身脱皮的状况没被人发现;但回到寝宫褪下衣物后,那粗糙如长茧般的身躯,令她心疼!

    都是她害的!

    要不是她这么无知、这么盲从,也不至于害了他!

    尤其是在经过这阵子的相处之后,她慢慢发觉,他其实是个好人!

    他有悲天悯人的心肠,虽然有时霸道得很,却是择善固执。

    “在想什么?”上官德佑一进宫来,就见段问雪一个人坐在那儿发愣,他笑着走到她的身边。

    “啊!你回来了。”回过神,段问雪看他带笑的走来,他也是个好相处的人,她在心中又添了一笔他的好。

    他一把抱起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什么时候醒的?”

    她又昏厥五天了,这些日子以来,他知道她昏睡的时间愈来愈长,也知道毒性已蔓延至他们的全身,可他就是止不住想要她的欲望,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身下迷醉,直到她不省人事为止。

    “晌午就醒了。”她回答他,纤手圈住他的脖子,发现他脖子上的伤口“德佑,你怎么可以把它撕掉呢?”她轻轻的抚着他的伤口。

    “会痒。”他不在意的回答,仿佛那是件小事,而不是攸关生命的大事。

    能和她一同死去,也是一种福气吧!他想。

    他曾经飞鸽传书至佳木斯给好友玄聿,不过佳木斯那儿一直没有回音,他也没有积极再烦恼此事;反正他相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切都交给天安排吧!

    他无所谓的态度让段问雪更为内疚,她下定决心非拿到布兵图不可。

    她转移话题“德佑,我都进宫这么久,你什么时候带我认识环境?”

    尤其是军机处的所在。

    上官德佑捏捏她的鼻头“要不是你这小妮子三天两头在睡觉,我早带你走遍皇宫喽!”

    想起忘心丹,段问雪忍不住心中的愧疚,垂下眼“对不起。”

    “别说了,我现在就带你去。”他牵起她的手,一起出了青云宫。

    wwwcn转载制作

    宫里的倾水池畔,种满各色花草,在日光的照映下,闪着绮丽多姿的色彩,湖面上甚至不是碧波荡漾,而似一只透着金色的圆盘,亮得让人睁不开眼来。

    “这儿是宁和宫,是宁妃娘娘住的地方。”上官德佑向段问雪介绍着。

    “隔壁就是嘉和宫。”

    “宁和宫、宁妃娘娘;嘉和宫,不会就是嘉妃娘娘住的吧?”段问雪好奇的问道。

    “没错,我二皇兄即是宁妃娘娘所出;至于三皇兄嘛,你应该清楚的。”

    他以为段问雪既是三皇兄的人,必定知道有关于他的一切;更何况,她曾住进冷宫,没理由不知道三皇兄和嘉妃娘娘的关系。

    “什么意思?”她不解。

    你会不知道吗?上官德佑放在心上没说。“我三皇兄因为野心太大,被贬至兰州。”

    “三皇子的野心我知道,可这跟嘉妃娘娘有什么关系?”段问雪急问,她都出冷宫这么久,还没找机会救出嘉妃娘娘,或许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嘉妃娘娘是三皇兄的亲生母亲。”

    “所以一同被贬?”太不公平了,儿子做的事要由母亲承担,这是什么道理?

    “不,是三皇兄根本不是父王的孩子,这事因为嘉妃被关进冷宫后,父王就不准有人说了。”

    “什么?”段问雪这才想起,嘉妃娘娘曾说她被关了近三十年,所以不可能是三皇子害她的。

    然而,这是一桩皇室丑闻,莫怪乎嘉妃娘娘老说自己是在赎罪。可,骨肉硬是被分隔两地三十年,不是太可怜了吗?

    “父王对他们算是厚道的了,毕竟,三皇兄也是在成年之后,才被赶出宫的。”

    “所以,三皇子永远不可能成为皇太子的继位人选?”就连嘉妃娘娘也不可能救出来喽!段问雪遗憾的想着。

    “是的。”上官德佑点头,他不知道自己对着段问雪说这些做什么,让她去劝三皇兄回头,不要痴心妄想吗?

    不,三皇兄中毒太深了!

    若不是他于日前派人至兰县监视三皇兄,他也不会晓得三皇兄私下训练军队,更不会晓得他是害大皇兄的主谋

    “那兰姨也太可怜了。”段问雪很同情于兰的遭遇,殊不知,最先害她的人就是她。“我听说大皇子去世了,那二皇子呢?”

    “我二皇兄被父王派至阿克苏驻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和三皇兄于当年被父王派至伊宁打仗,二皇兄则和一名护国将军一道派至阿克苏。

    “他若战胜回来了呢?皇上会不会废了你?”段问雪紧张的问。

    “傻瓜,君无戏言,而且已经下诏召告天下,怎会说改就改了?若父王不是有意偏袒,我还真想拒绝这皇太子之位。”说罢,上官德佑看向天空,羡慕起一望无际的云海。

    它们至少没有兄弟相残、亲情淡薄的烦忧,不是吗?

    段问雪惊住“你不想做皇太子?”

    上官德佑笑了笑,没回话。

    做皇太子有说不出的沉重责任,就像大皇兄那般,虽是幼年便是皇太子,却不曾快乐过。

    从德佑的话语听来,他并不想争王位,那么就更不可能为了邀功而害三皇子喽!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