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女儿心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呼尔浩特兰县府衙

    于兰扶着上官可明至庭院中,趁着难得的好天气,晒晒太阳,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

    当两人都在享受这宁静的片刻时,突然插入一个熟悉的男声。

    “三皇子。”

    上官可明眼未睁开,便知来人。“尔伦,有什么消息给本宫?”

    他是他派去段问雪身边的人,也是监视她偷军印的人。

    “禀三皇子,将军拔营之时,就已不见雪儿姑娘的行踪。奴才在伊宁境内找了几天,没有雪儿姑娘的消息。”

    “那你现在才回报?”上官可明大怒,睁开眼圆瞠,像是要将来人吃了般。

    “禀三皇子,奴才已飞鸽传书至皇宫里的太监,已经掌握最新消息。”尔伦把鸽子脚下的纸条奉上。

    四皇子已入王城,另带回一名名唤段问雪的姑娘。

    丢下纸张,简短的字句已经让上官可明明了一切。

    “你告诉同淳,要他和雪儿联络,再听候我的指示。”

    “是。”尔伦赶紧退下,回信去。

    于兰在旁一直没插话,见着爷因为四皇子继位的事,一直隐忍着怒气,她也无奈。

    其实,像现在这样闲云野鹤的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为什么爷总是要争求那不可能达成的事呢?难道赔了一条腿还不够吗?

    “爷,你还想造反吗?”

    “住口!男人的事妇人家少管。否则,别怪我休了你。”

    他因为断了一条腿,整个人益形危险、剽悍,连她都惹不得了。

    唉!名利富贵何用,终是黄土一!

    wwwcn转载制作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果然不假!段问雪被关入有名的翩然宫不过才短短数日,宫外就来了不少看热闹的嫔妃,好在上官德佑曾下令不准任何人进入,否则,翩然宫的门槛恐怕要被踏断。

    她们好奇的是,还不是皇上的上官德佑,居然将一个不知名的女子给关进了后宫之末的冷宫,索性来一瞧究竟,顺便指指点点一番才肯罢休。

    “听说,她是下毒害皇太子的人呢!”在宫门前,一名小小的妃子说长道短的指着翩然宫。

    “哇,这么大胆,皇太子做什么不砍她啊?”

    “她长得美啊!听说她生得沉鱼落雁,身材姣好,曾让皇太子与她夜夜春宵呢,还没关进去之前,她可是睡在皇太子的床上哩!”

    妃子们大声的说话,一点也不怕得罪人,反正,她们认定关进冷宫的人,是没有出来的一天。所以也不怕有一天,里头的人会出来报复她们。

    “既然这么媚人,皇太子还舍得关她?”

    “你不知道啊!可怕的地方就在这里,她可是利用皇太子和她燕好之际下毒的哩!害皇太子只要碰她一次,毒就更加深一次,你说奇不奇?”

    长年累月的在宫里生活,许多外头流行的事她们也不知道,只有在宫廷里出大事的时候,她们才会聚集在一起,吸取新的消息。

    “哎哟,那不是蛇蝎美人吗?”

    “哈,可不是!”声音渐行渐远,直至另一头。

    段问雪愣愣地站在楼阁前,看着她们离开,方才的话,她全都听见了。

    她们也想她听见的,不是吗?太过分了,她又不是故意的。

    “别将她们的浑话放在心上。”

    一个温暖的声音,在段问雪背后响起。

    “嘉妃娘娘,你怎么来了?”段问雪回头,看向来人。

    嘉妃娘娘是她在翩然宫里认识的人,也是关心她的人,她将她当女儿、她视她为母,两人的情缘始于此。

    “午睡过了,就想来看看你。”嘉妃说。

    “嘉妃娘娘,您请坐。”段问雪搬了张椅,请她坐下,又进屋内拿了一只茶壶和杯,忙碌的招待嘉妃娘娘,让她忘却方才的不快。

    “别忙了,我坐会儿就走。”嘉妃按住她奔走的身子!“来,坐下,让我好好瞧瞧你。”

    段问雪依言坐下,让嘉妃娘娘的手抚着她的脸颊。“瞧你,不过二天没见就瘦了,到底有没有好好吃东西?”

    冷宫里没有配给下人,所有的事都得自己来,段问雪被人伺候惯了,一下子没有人打理身边事,就丢三落四的。

    尤其是在她心有所思的时候,她更是没花费半点心神在自己身上。就这样,连饭也没定时吃了。

    “改明儿个来,我煮些好吃的东西让你补补。”

    “嗯!”段问雪点头,突地,她想起一件事要问嘉妃娘娘“娘娘,你进来多久了?”她是想问她,有没有机会出去。嘉妃一叹,看来这个小妮子还不明白冷宫的定义。

    “快三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也过得真慢!她在心头加了这么一句。

    “快三十年?”段问雪惊叫,把自己十六岁加上三十年,那等她出去的时候,最少已经四十好几了。

    可,那也得她出得去才行。

    瞧,嘉妃娘娘到现在还没办法出去呢!

    “是啊!我进来的时候,也不过像你这般大,现在也老了。”女人的青春有限,她的青春却消磨在永无止境的等待上。

    好残酷的惩罚啊!可怨天,也是没用的。

    谁教郎君有了新人,双双俪影常相伴,忘却旧人,形单影只了残生!

    “嘉妃娘娘,你别伤心,如果问雪出得去的话,一定找人来救你。”段问雪承诺道。

    她没想到自己出去的时候,也许真如预期的,是四十六岁,恐怕嘉妃娘娘等不到那个时候

    “不用了,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唉!情字最是磨人,偏偏世间男女没来由的招惹,惹来浑身难受。”嘉妃置身于事外,所以看得出段问雪为情所苦。

    这些天来的相处,段问雪娇憨的个性带给她不少欢笑,但她也为她担心,什么时候这个女娃儿才会开窍,学会人间最难的一门学问——爱情。

    wwwcn转载制作

    火热的阳光照在大地上,后院的一小方园圃,站着孤单的身影,那是嘉妃娘娘。她在原地伫立许久,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个小小身影本来蹦蹦跳跳的来寻她,却在她的身后停了下来,那空寂的气氛骇住了她,让她不敢开口说她是来解嘴馋的。

    小声的走近她的身边,段问雪拍拍她的肩“嘉妃娘娘。”

    嘉妃见段问雪来了,连忙拭去眼角的泪,作无事状“问雪,你来了?”

    段问雪假装没瞧见她拭泪的动作,问道:“娘娘,您在瞧什么啊?我瞧您对着这片园子发愣好久了。”

    “哦,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今年的葡萄生得好,数量又多,如果吃不完,岂不可惜了!”

    “可以拿来酿酒啊!”段问雪自然而然地解决她的困惑。

    嘉妃讶异地看着段问雪“你会酿吗?”

    “会啊!看你要喝白葡萄酒还是粉红酒,我都可以做。”

    “真的?”嘉妃一喜,学酿酒可以打发时间,也不会让她胡思乱想。

    “当然啦!”挽起袖子,段问雪熟练的采了几串葡萄“现在我们来采葡萄吧!”

    “好。”嘉妃也跟在段问雪后头学她攀折葡萄的方法。

    不一会儿,她们两人便采下一堆的葡萄,按段问雪的意思分成两堆。

    “这未破开的葡萄,我们就做成粉红酒,破开的就将它先榨汁再发酵,做成白葡萄酒”

    “问雪,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嘉妃听她说着酿制葡萄酒的方法,不禁奇怪,一般姑娘家怎会去学做酿酒,不都是在家里学女红吗?

    段问雪耸肩“我也不知道,可能以前有学过吧!”

    嘉妃觉得十分奇怪,段问雪的过去可能不简单,她有一些特殊的才能,能吸引人与她亲近;也许,她并不会待在这冷宫太久

    抱着较少的那堆葡萄,段问雪告诉嘉妃:“这白葡萄酒咱们要先做,因为它耗时最久。嘉妃娘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