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女儿心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段问雪醒来的时候,上官德佑并不在她的身边。

    于是,她独自起身,想四处探探将军到底是将她带到哪里来了。

    推开房门,满庭花卉映入眼帘,各式各样的花朵像是在争奇斗艳般,每一朵都开得好大、好美,花上的蝴蝶歇下忙碌的身影,停在花上汲取花蜜,好像将军低下头来攫住她的唇一般

    嗯,她是想到哪儿去了?段问雪暗骂自己一声,继续欣赏这一景一物。

    在房子两侧的小墙边,栽种一整排的矮树丛,绿叶衬红花,红花映绿叶,美不胜收。

    这里是哪里呢?

    段问雪大胆的走了出来,穿过小桥、亭阁,她发觉这里如非皇宫内苑,必是官宦之家,雕梁画楝,可比她曾住饼的知府府邸,随处可见权势富贵的象征。

    在穿过白石为砌的拱门后,段问雪来到一座宫殿前“晌欢宫这是什么地方?”

    抬头一见黑底金字匾额,写着晌欢宫三个大字,横挂在门扉上,门是紧闭着,想来是没人住在里头。

    段问雪转身欲走,却被叫住:“喂,等一等。”

    声音是在上方,她退了几步,仰起头,想看清来人。

    “你是哪个宫里的宫女?”烟波看她身着朴素衣裳,连鞋也没穿,以为她是宫女。

    “我?”段问雪指着自己,想起方才出来的时候,好像见到匾额上写着元德宫。

    “我是从元德宫来的!”

    “新来的?”烟波手里拿着木盆,里头装着的是她和姑娘的衣裳,她正准备去洗衣池洗衣,却发现有人经过,而且还是新来的宫女。她一喜,拿出大宫女的气势“你等等我,我马上下去。”

    不多时,烟波马上开门,一把将木盆交给她。“喏,拿去。”

    “这什么?”段问雪不明白她拿这么多衣裳给她,是要给她穿的吗?

    “衣裳啊!叫你去洗衣。”

    “为什么?”段问雪两眼圆瞠,她又不认识她,而且她又不是她的宫女,为什么要帮她洗衣?最重要的是,她根本不会洗衣。

    “叫你洗就洗,你不是元德宫的宫女吗?我们家姑娘总见过吧!要是惹得姑娘不高兴,在四皇子面前告你一状,保证送你回苏州老家。”烟波得意洋洋的说。

    仗着主子得宠,她在宫里可是威风得很。

    “咦?你家姑娘是谁啊?”段问雪不明白的问。

    “我家姑娘可是四皇子最宠爱的小妾。”

    小妾?那是妻子的一种吗?段问雪没来由的心酸,他已经成亲了?

    “小妾是做什么的?”她不懂,如果是妻子,为什么没有和将军同睡?还在离元德宫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居住,这不是很奇怪吗?

    “小妾都不知道?”烟波不禁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白痴,没穿鞋就算了,还问这种问题;看来她要挑个最浅显易懂的字句告诉她,她才会明白。

    “小妾就是陪睡的,解决将军的需要。”

    陪睡?段问雪想到,从北境回来到之前,她一直和将军睡在一起,那么她也是小妾喽!

    难道也有一座宫殿准备给她?

    “是这样的吗?”

    “去,问这么多,还不快去洗衣?”烟波不耐烦的赶她走“记得洗好要拿回来这里。”

    “不行,我也是小妾,我不洗,你洗!”段问雪的死硬脾气上来,气冲冲的放下木盆,拒绝听她的。

    这下,烟波的眼睛睁得老大“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洗。”

    “不是,前头那句。”

    段问雪想了想,便说:“我是将军带回来的小妾。”

    “哈哈哈,凭你也配?将军会看上你才怪,将军赐你衣服了吗?将军赐你住在宫殿里了吗?将军连鞋子都没给你穿,你还说自己是小妾啊?你是在做白日梦!”

    她的几句话刺伤段问雪的心,让她显得有些狼狈,她低下头,久久不语,泪珠儿在眼眶里打转。

    “还站在这儿干啥?我家的姑娘是最得将军怜爱的,你算什么?就连我的身份都比你大,你还不乖乖听话去洗衣服!”烟波以为端出主子的身份便可以使唤宫里所有的奴才,她很得意的呼喝道。

    “你”段问雪指着她,眼里闪着羞辱。

    “还不快去!”烟波在一旁等着。

    “好,洗就洗,你可别后悔!”段问雪端起脚边的木盆,问也没问洗衣房的位置,转身离开。

    烟波得逞的站在原处,露出得意的笑容。

    哼,想跟我争,你还早咧!

    wwwcn转载制作

    潺潺的流水声、清澈见底的湛蓝池水此刻倒映的是段问雪忿忿不平的小脸。

    “捶死你、捶死你”段问雪捡了一个大木棍,嘴里念念有辞的蹲在池边捣衣。

    “叫我洗你的脏衣服!我就给你洗、洗、洗”

    段问雪气极,但又不知道自己气些什么,该是气那宫女给她的羞辱,还是气将军已经有妻室呢?

    她自己也不知道。

    几个捶打过后,她停了下来,将军连衣服都没赐给她,是不是就如她所说的,她并不得宠?

    将军既然不宠她,干啥带她回来呢?

    兰姨,我好想你,你怎么不告诉我,男人都是这么难以捉摸的?你又是以什么心情面对三皇子的?

    而段问雪始终不明白小妾的定义。

    一个阳光普照的早晨,就这么的在她的疑虑中过去了。

    wwwcn转载制作

    一想到等会儿那宫女歪七扭八的脸,段问雪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

    “喂!小妾的小苞班,衣服洗好了。”她在晌欢宫外大喊,不想走进里头。

    烟波在房里听到外头的声音,她连忙跑出来,走过去要拿回衣服。

    “这么快就洗好了?”

    “喏,这堆全是你的。”段问雪指着旁边的碎布。

    “这是什么?”烟波看到那堆七零八落的布,一股不安感窜上心头。

    “不就是你们晌欢宫里的衣服?”段问雪一副大惊小敝的模样,可心底却笑得开心。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倔强、不服输,谁要欺侮她,都等着她的报复,从以前就是这样,连师父都拿她没辙呢!

    突地,她的思绪飘过一抹熟悉的老者身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师父?

    她用力的回想,想捉住那闪过脑海中的身影,却在此刻传来一声尖叫,打断她整个思绪。

    “啊!”烟波冲上前去,拿起来一看,这些衣服不是破了大洞,就是比原来的更脏,没一件是完整的。

    “你你你”完了!姑娘的衫袍,还有千年白狐制成的披衣!

    “你、你把我们的衣裳弄成这样?”

    烟波尖锐刺耳的声音传来,段问雪忍不住捂住耳朵。

    “小妾的小苞班,这不能怪我啊,洗衣池那边的小意外那么多,我一个人哪顾得了这么多衣服!”段问雪早就准备好一套说辞,一点也不怕她找自己麻烦。

    “你看,这件是不小心被池里的石头划破的,这件是漂到池中央,我冒死去捡的耶!还有这件和这件,是回程的时候,被树枝勾破的”段问雪拿起木盆里的红的、绿的、蓝的一件一件数给她听。

    烟波愈听,火气愈大。最后,终于爆发。

    “你一定是故意的!你、你想说我叫你做事,心里不情愿,就破坏我们的衣服?”

    “我没有啊!你是小妾的小苞班耶,我哪里敢破坏;而且,我只是个小小的宫女,身份低下、又爱做梦,谁唤我做事,我就得做,哪有那个胆子违抗啊?”段问雪不慌不忙的把刚才她说过的话,全拿回来堵住她的嘴。

    “你”烟波气得发颤,恨恨地说:“我要去告诉将军。”

    “你去啊!顺便告诉将军,你偷懒不做事,叫我做!”段问雪无所谓,她要是怕事,就不会答应三皇子偷军印。

    “哼!”烟波拿她也没辙,只好回宫里头去,找姑娘作主。

    段问雪耸耸肩,暗骂她活该后,便转身离开,继续她的探险。

    wwwcn转载制作

    果然,在上官德佑回元德宫后没多久,皇帝就下了诏。

    “安王建平三十二年,立四皇子德佑为皇太子,赐号为风王,即日起迁离元德宫,搬至皇太子东边的居所青云宫。”

    元德宫的殿前,跪了一地的奴才和上官德佑本人,正等着公公宣读完圣旨,好感谢安王的德泽,让元德宫的所有奴才们都沾上主子的光。

    “赐皇太子玉如意一对、双龙抢珠金冠一顶、千年天山雪莲十二斗、珍珠宝玉十二斛美女十二名钦此!”宣读圣旨的公公有条不紊的念着,直到一个时辰过去,这才将皇上的赏赐给念完,他们的腿也都跪酸了。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上官德佑首先站起,领了太监手上的黄皮圣旨。

    接着,一干奴才又全跪了下去“恭贺四皇子荣登太子之位”

    “都起来吧!”上官德佑撤下所有的礼节“周公公,有劳你走这一趟。”

    他由袖内拿出一锭元宝,充作报喜赏金,交给周公公。

    “奴才只是奉命行事。”周公公说归说,但元宝仍是照拿。“那奴才就不担误皇太子的时间,这就回宫复命了。”

    “嗯。”上官德佑应允。

    “奴才告退。”

    周公公恭敬的退下,不料背后没长眼睛的他,撞着了上官德佑的侍妾。

    “哎哟!”

    “唉!对不起”周公公抬头一见,连忙打恭作揖“原来是慕容姑娘,奴才不长眼,没瞧见你过来,这才撞上你,你没事吧?”

    “你撞着了我的鼻子。”慕容婷捂着鼻梁,疼得她眼泪直流。

    她是要上官德佑安慰她,所以才如此的矫情;哪知,上官德佑充耳不闻。

    “奴才不是故意的。”这慕容姑娘是皇太子的侍妾,待皇太子接位以后,她的地位恐怕不低,周公公在心里暗忖,这女子得罪不得!

    “好啦,算了!”慕容婷看上官德佑没有移动身子的意思,是以自己找台阶下“德佑”她娇喊道,也不顾有第三者在场,踩着小碎步来到上官德佑的身旁,作势要倒入他的怀里。

    上官德佑使了个眼色,一行人便迅速退下,临走前,还不忘将门带上。

    直到全部的人都离开后,上官德佑才推开在他身上磨蹭的女人。

    “你来干什么?”不耐烦的口吻,显示了他的不悦。

    然而,慕容婷没发觉他神色有异,想起她来的目的,她自顾自的哭了起来“德佑,你一定要替婷儿作主。”

    上官德佑不语的睨着她。

    “德佑,你到晌欢宫一趟,好吗?”

    “有这个必要吗?”他岂会不知她的动机,恐怕是想勾引他吧!

    “有、当然有。”幕容婷强调着“你宫里头的宫女把你送给我的衣裳全弄坏了!”

    上官德佑眉一皱,这算是什么事?

    “我宫里头什么时候有宫女了?”

    “有。她说是你的宫女。”她已由烟波口中得知,有一位宫女装扮的姑娘自称是元德宫的人。她就是觉得奇怪,才忙来求证。果然证明她的猜测没错,那个宫女是冒名的,若要让她抓到,非要她好看不可!

    该不会是问雪吧?她醒了?

    上官德佑连忙推开她,向外走去。

    “德佑,你要去哪儿?”

    “去找人。”他丢下一句话“还有,以后别直呼我的名讳。”

    他的名字只有他允许的人才能叫的,非一般泛泛之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