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女儿心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我反对!”在北境驻守的呼尔浩特大军,此刻正上演着争执的戏码。

    无视于远方传来的轰隆声,军帐内因为两个主帅的意见不同,而起了口角。

    身为主帅的上官德佑,卸去盔甲和战袍,一身戎装的他显得英姿勃发,要不是他正抑制着怒气,他的面容也不会透露着如此危险的气息。

    才二十多岁的他,就因为尊贵傲人的气势以及沉稳,才能当上主帅,来到北境与伊宁对抗。

    可,同样身为皇子的上官可明却处处与他作对,不但不服从军令,还仗着自己是三皇子的身份我行我素、一意孤行,让身为弟弟的上官德佑,好生头疼。

    现在,他正试着与他说道理,让他放弃突袭伊宁的打算。

    “三皇兄,你这么做只会耗损兄弟们的体力,对战事一点帮助也没有。”

    “胡说。你是在嫉妒我想出这么好的法子吧?”不趁夜偷袭,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将敌军击溃?

    上官可明觉得这个弟弟的优柔寡断,只会给予敌人喘息的空间罢了。

    想想父皇也真是老胡涂,竟然让幺弟做主帅,让他这个做哥哥的听弟弟的幼稚之论,实在是太看不起他。

    上官德佑摇头,他没有必要嫉妒三皇兄;相反的,对他的积极主动感到佩服。只是,三皇兄太过急躁,他们才来三天,对整个地形、敌人的兵力等等,完全都不了解,怎可贸然进攻呢?

    “三皇兄,你忘了咱们才来三天,状况还不明朗,就贸然出兵,难保不会损兵折将,到时候,我们拿什么向父皇交代?”

    上官可明冷哼了声“他犯胡涂,你也跟他一样啊!老是畏畏缩缩的,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打败敌军,班师回朝?”

    听三皇兄谩骂父皇,上官德佑颇不是滋味“父皇并不胡涂,你怎可如此目无尊长?好歹你也是他的儿子。”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扯了。我问你,你肯不肯派兵给我?”

    “不。”军令如山,在战场里,主帅的话就是命令,谁若不从,休怪他以军法处置。

    “你?”上官可明睁大了眼,怒视着自己的弟弟。

    上官德佑明白他的不甘心,可是,为了三皇兄的性命,他不得不这么做。“我这是为你好,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待我们熟悉一切以后,会有机会让你表现的。”

    “要我放弃夜袭也行,但我有个条件。”上官可明退而求其次,主动替自己争取机会“到时,我可要做先锋,打头阵。”

    “可以。”见哥哥打消念头,上官德佑这才放心。

    父皇把军营里所有人的生命交予他,他有责任让他们平平安安的回家,合家团圆。这是早在他接下军印之时,就有的认知

    wwwcn转载制作

    萧瑟的秋天,在黄叶未飘落之前提早来临,景物看来依旧迷蒙不可妄近,天空不知何时飘下细雨,为这苍凉的知府府邸带来丝丝萧索,让置身其中的人,完全无法感受到时光的飞逝,以及夏尽秋来的转换。

    很快地,二年已经过去了。

    段问雪也在这偌大的府邸里,待了二年。

    而这二年间,她从不曾想过要离开府邸、也不曾再提起到佳木斯找姐姐。原因是,她早已在于兰的拐骗下,服下会丧心失魂的忘心丹。

    “小姐,你瞧兰姨娘在望月楼上哩!”

    跟在段问雪身边的丫头雨燕,和她同龄,是于兰买来服侍她的,一方面照顾她,一方面就近监视;可她们两个年纪相近的姑娘家,在相处两年之后,感情好得很,完全与于兰原本的想法相距甚远。

    只是近来北境战事吃紧,于兰终日担心夫君的安危,已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管她们是否亲近,以及是否能如预期的让段问雪使出美人计,去迷惑皇太子!

    段问雪抬起头,往望月楼的方向看去,果然瞧见于兰站在亭台前,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兰姨八成又是在想三皇子了,段问雪心想。

    自从吃下忘心丹后,她的记忆中只剩下兰姨、三皇子、雨燕这三个人了。兰姨说她是从人口贩子那儿买回她的,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只知道她叫段问雪,那年十四岁。

    因为她与她投缘,所以收留了她,雨燕也是为了照顾她,而买进府的婢女。

    对于兰姨的说法,段问雪从没有怀疑过。她庆幸自己遇见好人,不但收留无家可归的她,还派夫子来教育她,短短二年不到,她已经识了不少字、也读了不少的经书。只是她不禁怀疑,在还未失去记忆的那段日子,她是否会曾经读过书?

    虽然她想不起来,也得不到答案。可在她的心中,早已认定兰姨和三皇子如她的再生父母一般,有朝一日,若有机会,她会报答他们的。

    但现在她力量薄弱,无法报答他们什么。只有在兰姨伤心思君的时候,她能安慰兰姨一些。

    于是,她旋过身,对雨燕说道:“我们上去看看兰姨吧!”

    “是的,小姐。”

    wwwcn转载制作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此物何足贡?但感别经时。

    “唉!”轻叹一声,于兰站在亭台上,凝望着北方,想起自己已独守空闺年余,不禁悲从中来。

    悔教夫君觅封侯!

    当初,她真不该选择留下来服侍三皇子的,她再一次轻叹。陪着他贬职到兰县,她无怨;明白夫君的野心后,又帮着他出主意,弄来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儿,她无悔;现在更为了盼君回,虚度二年的青春,她更是无恨。一切都只是为了情字愁煞人,可,夫君回报她的是什么?

    是一次又一次的等待和伤害,还有对她毫不掩饰的杀意!

    她都知道,这些她都知道,可她就是离不开他;就像是依附在他身上的蚊蚋,他欲杀之,她甘之如饴。

    或许,当年死在他的手上,也好过现在的生死两茫茫。

    然,夫君可曾想过她

    “兰姨!”甫进门!段问雪便迫不及待的唤她“兰姨,你又在想三皇子啊?”

    “小孩子,别多问。”敛下思君的双眸,于兰换上含笑慈爱的目光,看似无害。

    “人家不小了,雪儿都十六岁了。”段问雪嘟嚷着不依“你告诉雪儿,是不是真想三皇子?”

    “兰姨,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像你一样,爱着自己的丈夫呢?”她记得女诫上都是这么说的——出嫁从夫。

    “等你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就知道。”于兰不愿多说。

    “哦!那三皇子一定是你最喜欢的人。”段问雪下了结论。

    “唉,但愿他明白。”

    幽怨的语气,让人闻之鼻酸,这就是于兰身为小妾的悲哀。在三皇子未娶正室前,她是可以呼风唤雨的;若三皇子娶妻了,她又算什么呢?

    “兰姨,你对三皇子这么好,他一定明白的,你别多想了。”兰姨的处境,段问雪大概知道一些,但兰姨是妾的事实,已是无力改变的,所以她只能劝兰姨看开些。

    “兰姨,雪儿最近观看星象,北方的天狼星陨落,想必是三皇子已将伊宁打败,正在回家的路上呢!”她曾在栖兰与夫子学过简单的观星术,忘心丹虽然除去她的记忆,可原有的潜能并没有丧失;甚至,有时候她会以为自己从前是个有钱人家的女儿。要不,怎么会学过诗书以外的东西?

    只不过这些都得不到答案了。

    “你说的是真的?”听完段问雪的话,于兰大喜,难道说夫君就快回来了?

    兴奋的她,忽略段问雪如何观得出星象,兀自沉浸在自己美好的假想里。

    “嗯,兰姨你就放宽心吧!三皇子一定很快就回来了。”

    是啊!很快就回来了。到那个时候,延误二年多的亲事,也该办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