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女儿意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江南到京城一路上多是人烟聚集的村庄市镇,太平盛世,盗贼营生既有损名誉,一个不小心还会玩掉小命,两害相权取其轻,倒不如土农工商,当个快乐的小老百姓。

    照理说,嫘兵兵这趟镖除了劳累应该是不具风险,稳赚不赔的。

    穿过这座杂木林,脚下大路蜿蜒而下就是济南大城,嫘兵兵看着还亮的天色,确信他们会在日落前抵达。

    纤细的身影随着马匹向前行的步伐左右晃动,马车辘辘,辗碎了树林里的安静。

    没有预警,八条人影同时自不同的方向跃出,持剑的众人直取的不是马车上的财物,反而全冲着嫘兵兵飞扑过去。

    其他的武师一看不对想要援助,却听到她的娇喝。

    “看好镖,小心调虎离山,别管我!”

    只见她抓起纱帽打飞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剑,八剑阵出现缺口,她趁隙凌空飞跃,脚尖轻点马背,内力自丹田升起锁在喉间,鹞子轻凌飘飘,宛如一道直上青空的旋风,轻松地脱出众人的包围。

    虽然飞度过八柄长剑的包抄,但是对方是久经训练的杀手,移形换式之余,长啸朝她追奔而来,骇人的剑势夹带锐利剑气,轻轻扫过,无数枝叶纷纷飘落。

    风沙起,嫘兵兵虽然灵活地闪躲过对方致命的攻击,身上的衣衫却被划破许多口子,就连白嫩的脸如今也伤痕累累。

    她这边打得惊心动魄,马车里的左梦言心急如焚,却碍于左氏夫妻苦苦哀求,只能借听力猜测外面的情况。

    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如今却跟缩头乌龟一样躲在一方空间,让一个女子为他拼命。

    叶落枝倒,骇人的嘈杂刺激着他的耳膜。

    涔涔的冷汗湿了他的眼。

    外面依然争战不休。

    “女人,快把鹏太师的义女交出来,大爷或可饶你一条命!”他收到的消息到底有无正确?兵分两路的他们也把武馆搜查了个彻底,并没有他们要找的人,一个小小武馆真的有能耐跟他们为敌吗?

    “我不认识什么鹏太师的女儿!”不是来劫镖的?鹏太师,好熟的名字。嫘兵兵一分神,吃了一剑,乍时皮开血流,痛死了!

    “装蒜,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管了,宁可错杀也不能错放。一个呼啸,一团黑压压的人群又围拢上来。

    几十招过去,她渐渐落下风。

    她的武功完全是自习而来,遇上这真正的阵仗,纵使仗着身体轻盈,且战且走,一段时间下来,自然难以抵御,体力的耗损也已经到了独木难擎天的地步。

    她忽然想起,以前有阙勾在身边的时候,只要她遭难,他就会适时出现维护她

    嫘兵兵千不该万不该在这紧要关头又分心,一柄长剑眼看就要刺入肩胛。

    突然,一道柔和至极的掌风使她退了好几步,以锐不可挡的姿态出现的人倏地钻进厮杀核心,以指为钳,优雅旋身。经过的地方,所有的刀刃全部一断为二。

    众人傻了眼。

    “又是你!”黑衣人为之气结。每回来坏事的都是同一个人。

    丢掉断剑,众人拿出藏在靴子里的短刀,准备一决生死。

    “怎样?”阙勾皮皮地掀掀眉毛。

    “找死!”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都戴着面罩嘛,一律归为无毛。

    “看我们杀了你,下地狱陪阎王说嘴去!”

    “我还年轻,还不想死。”他老婆还没到手,人生还没玩够,一翻两瞪眼多可惜。

    “那就把鹏太师的义女交出来,你想活到变成狗不理的糟老头也行。”

    “不交!”阙勾不再插科打浑,直截了当地拒绝。他关心嫘兵兵的伤势,眼睛直瞄向她:“有本事自己找嘛,没本事才穷追猛打还找错对象,拿银子请你们来办事的人真没眼光,依我看也不是什么上得了相面的货色!”

    “不交就纳命来!还有,不许骂我家主人!”一黑衣人青筋暴突,听这痞子讲话会减少很多年的寿命。

    才缓和的气氛又紧绷了。

    “什么人养什么样的狗,我哪里说错了?”

    “胡说!”

    “胡说也比你们没命说来得好!”阙勾狂妄地顶回去。

    “要是宰不了你我就自裁谢罪!”

    才怪!阙勾对他的话嗤之以鼻:“小爷爷我没空理你,你们家主子就在后面,自己去跟他解释吧。”

    什么?黑衣人吓得全部向后转。

    一辆金黄色的华盖马车不知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歇在不远处。黄色是皇室的禁忌色,除了皇室中人,普天下没有人可以任意使用,这人大有来头。

    不只黑衣人,已经按捺不住下马车观看的左梦言一家也呆住了。

    六匹华丽的马,阴阳怪气的马车夫,随身侍卫数不清,好个吓得人膝盖发软的阵势。

    珠帘掀起,随侍铺下红毯,一道黄影这才下地。

    黑衣人全数匍匐跪下,态度毕恭毕敬,再无一丝火气。

    这时阙勾来到嫘兵兵身边,心疼溢于言表。

    “不痛、不痛喔,那些该杀的混蛋,居然把你砍成这样。”是剑气造成的伤口,一道道纵横交错,在一个姑娘家身上,算是怵目惊心的了。

    “技不如人,没话好说。”纵使全身每根筋骨都在痛,嫘兵兵也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倒下去。

    说真格的,阙勾的出现不仅分担了她心头的压力,也让精神一直紧绷的她确确实实放松,只是她嘴硬不肯说出。

    “你等等,我去拿葯,你的伤口要处理。”他脱下自己的衫子遮住她暴露在外面的肌肤。

    “不要,痛。”伤口就算吹风都痛,被衣料一碰更痛不可当。

    阙勾不勉强,敛眉抬睫之间,如水柔情的眼神换上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冽。

    她,处处皆伤。

    “别乱动,我马上回来。”他温言软语。方举步,发现那个以女侠当自强为座右铭的小女人不自觉地揪着他的衣摆,他心情微漾,俯身在她的发心吻了下。

    “我不会再把你放下,我马上就回来。”

    看见他突然变得深情的眼神,嫘兵兵这才发现一手拎剑的她,一手正扯着他的衣服不放,大羞之下连忙缩回,可因为动作过大,又牵动伤口,让她疼得咬牙。

    下轿的黄衣人眼光漠然地盯着跪了一地的属下,阴阳不定的气质令人手脚发冷。

    “喂,上好的金创葯拿来。”把环绕在黄衣人身边的侍卫当石头看待,阙勾不客气的伸出手。

    黄衣人用谜一样的眼眄着他的手,动作慢吞吞得叫人发急。

    “不拿,我自己搜喔。”

    “这不是叫人拿了。”对于阙勾的性急,他有些无奈,动了根指头要人送上葯品来。

    “自己的家务事赶紧处理,别连累我,下不为例。”阙勾的口气极差,就像教训弟弟似的。

    夺过刚递上的瓷瓶,他转身就要走。

    要不是因为联络这个臭家伙,他不会耽搁这么些天,兵兵雪白的身子也不会有这么多伤口,一切的一切都该从他身上讨回来。

    “慢着。”两人的容貌极为神似,要不是黄衣人一身的太监服和冷峻邪佞,绝对会叫人错认。

    阙勾才不理,自顾自走他的。

    一眨眼,一道黄影子拦住阙勾的路。

    “你存心惹我生气喔。”

    “她的伤势不致死,等一下不会怎样。”人命跟蝼蚁有什么差别,只有他是尊贵的。

    阙勾想也不想,一拳轰上黄衣人的下巴:“放你妈的狗臭屁!”

    黄衣人硬生生地挨了一拳却不吭不响,过了一会儿才幽幽地吐出一句:“这与我娘有何相干?”“你这个死太监!”想来就有气,他十几岁就说要跟家里脱离关系,为的居然是去当公公。

    哼,阙家之耻!

    “好吧,我等。”看起来那个姑娘满重要的,在他这异母兄弟的心目中。

    “但我没空陪你闲话家常,家务事办完,快滚回你的京城老巢去,到老,我们都可以不相见。”

    可恨的人,自个儿跑了,把全部的家业丢给他继承,这些年他吃了多少苦,就冲着这一点,阙勾决定要鄙视他这手足一辈子!

    =====

    在阙勾的百般威胁下,高高在上的黄衣人解释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朝廷在开国的最初是禁止使用金银的,一直到最近跟外国的交易频繁,商业经济发展快速,改变了旧有的观念,准备开禁,消息传出,原来负责运用钢模制钱的大臣和负责银矿开发的大臣,在利益分配不均的情况下,以鹏太师为首的一派人跟葛贤将军一派的人马有了冲突。

    “两方都不听从安抚,为了终止不必要的麻烦,干脆清理这些对朝廷已经失去用处的人。”黄衣人说得轻描淡写,一个是告老还乡的太师,一个是对国家没有用处的将军,养在人间,也只是多浪费白米饭。

    “利用价值消失就销毁,还真把人用得彻底。”阙勾把黄衣人当臭虫,抱着嫘兵兵离他远远的。“难怪鹏太师一家八十余口的命案就悬在那,县老爷也不敢多说一句。”嫘兵兵是不知道这黄衣人如何的位高权重,但是他那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态度,好像宁可他负天下人也不许天下人负他。他,冷血得让人毛骨悚然。

    “总而言之,这是误会一场。”换言之,是他这些手下们办事不力“我会好好地惩戒他们。”

    方才跪了一地的黑衣人肃立在黄衣人身后,低垂着头,有了视死如归的共识。

    “你们误伤了嫘姑娘,自己卸了膀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