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女儿意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嫘兵兵还是接下护送左家的生意,因为家里的米缸在今天早上空了,最后的一瓢米煮了稀饭,现在统统在大家的肚子里。

    “为五斗米折腰,我就认了,但护送情敌进京这事,为什么要我去做,我打死都不去!”使性子的阙勾跟苍蝇似黏在嫘兵兵身边,不信地低吼。忙得不可开交的她叉起了腰。

    “谁一餐要吃五大碗白米饭?”

    “我。”他的气势低了些。

    “谁去打杂半天就被开除,还害我赔钱给人?”

    “是我。”纸老虎缩起耳朵。

    “谁把少林寺那些高僧全部请到家里来挂单的?”

    做错事的人只剩一根指头指向自己,气焰全没。

    “他们非要采守株待兔的方法我也没办法,谁叫爷爷难找”意图强辩的声音中断在一双杏眼中。

    “好,你说不接这趟镖,明天要吃什么?”喝西北风还要考虑有没有够强的风势呢。

    “吃面。”

    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也说得出口?

    说错话的阙勾马上挨了一棒子。

    也幸亏嫘兵兵手上拿的是旗杆,要是流星锤,阙勾那可爱的头颅肯定要开起灿烂的花朵了。

    “不管啦,我不要去京城。不过就吃饭嘛,哪有什么难的。”

    不是他夸大其词,是他懒,有人养他,自然乐得天天吃伸手牌的饭,现在金主有困难,就换他来吧。

    嫘兵兵给了他一个大白眼,回头继续整理要携带的东西,她要相信他,还不如相信一头猪会唱歌来得快。

    “你用那种眼神践踏我男人的自尊,我只不过在你这里待了几个月,吃了几斗米”这里有得吃、有得住,而且一点也不闷。

    啧啧啧,这还不够多啊?

    嫘兵兵练就不动如山,跟他叉腰对阵只有摸鼻子认输的份,沉默到底才是真本事。

    “你就不能表示一下感激的样子,依赖一下我吗?”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人啊,还是信自己最牢靠。”

    阙勾觉得蒸腾的怒火充满胸臆间,他只是懒,不是专吃软饭的小白脸。

    “你就算赶我我也不走,我赖定你了!所以,你也赖我啦,好不好,满足一下我的男性自尊与虚荣。”说是火大了,对着嫘兵兵还是软得不像话。

    “阙勾,我真的很忙,你要是有心帮忙,就请少林寺那些大师别再挖角了,我那些师兄弟们都快被他们给挖光,说真的,你们少林缺人缺到如此饥不择食的地步吗?阿狗阿猫都好?”

    “你跟我走,其他的别管!”他看似毫无个性,卯起来,其实有颗难以妥协的心。

    “什么叫别管?”被迫放下手里的东西,嫘兵兵被人推着往前走。

    尽管再不情愿,她还是被阙勾拉到大街上。

    江南多美食,只要想得出来,说得出口,就有生意人在卖。

    生意热络,竞争自然就大,许多促销的活动天天如火如荼地上演。

    阙勾挑了山河楼就往里面走。

    “我不去。”嫘兵兵脚盯着地面,动一动也不肯。

    要命,她还欠山河楼一桌酒席钱呢,现在要进人家大门,不就是自投罗网吗?

    “那不然,换一家。”阙勾当然知道她的心结所在,从善如流地换了一家新开张的店面。

    新店面,为了打出知名度,正在办活动,门口挤得水泄不通,都是看热闹和报名参加的人。

    “你看到没有?隔壁是五文钱吃到饱,这家举办的是饭桶活动,谁能吃完一桶饭,不限人数一个月白吃不用钱。”不用嫘兵兵提出问题,阙勾已经把活动的看板抓来她面前仔细地解释了一番。

    解释完,随手一甩,大大的看板“咚”地一声站回原地。

    “你不会也想参加吧?”看着阙勾挤进报名圈里,嫘兵兵知道自己问也是白问了。

    他是胃口大,可是餐馆前的饭桶是普通人家的好几倍,跟她家的饭桶有得拼,她心想不知需不需要先买肠胃葯,以防万一?

    餐馆的老板也怕闹出人命,长条桌上除了装满饭的饭桶,还准备了一碗公的猪油跟酱油,用意是让参赛者可以配着饭吃,减少噎死事件。

    比赛快要开始,阙勾对着嫘兵兵挤眉弄眼,顺手抛了个飞吻。

    说也奇怪,拥挤的人群中,他就是能精准地找出嫘兵兵所站的位置,吻还不怕给错对象。

    嫘兵兵从头羞到脚指头,只差没挖个洞钻进去。转念一想,那么多人,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也就过去了。

    比赛开始,猪油拌饭是阙勾的最爱,平常就能吃个五、六碗饭的他,轻松愉快地把一桶饭吃完,摸摸肚子好像还有一些空间,等一下回头可以再去吃碗豆腐脑,中和五脏庙里太过油腻的感觉。

    他第一个吃完,拿起空饭桶对着饭馆主人摇了摇,然后丢下,得到了观众给的热烈掌声。

    他笑嘻嘻,嘴角带着数不清的饭粒,天真烂漫地跑回嫘兵兵跟前,大又黑的圆眼睛射出调皮又骄傲的光芒,活脱脱像个大孩子。

    畸形的是他一离开,所有的参赛者也停止扒饭的动作,所有的眼神全覆上一抹阴森。

    “我吃完了,肚子好圆、好撑。”说完,他马上打了个饱嗝。

    “你那张嘴比水车还会吃。”她摇头,帮他把嘴上粘的饭粒挑干净。

    “水车吃的是水,我吃的是饭,哎呀,管他呢,我解决了一桶饭,赢了!”也不管嘴巴干净了没,他拉着嫘兵兵重新挤进人群,来到饭馆主人面前。

    那是个圆胖的中年人,宽大的锦袍穿在身上还嫌小,装满油水的肚子大得不可思议。

    不过他跟肉饼一样圆的脸并不怎么好看,装出来的笑容太热情了,让人觉得油腻。

    “小兄弟,恭喜你获得我们吃不怕饭馆免费餐券。”一柄袖里剑出人意料地送出来,恰恰抵着阙勾的脖子。

    唉,这样也有事?

    嫘兵兵才动了动,如水潮的人以不着痕迹的姿势包围住她。

    “我昨晚花了半夜的时间磨剑,它很利,一不小心很容易割断人的喉咙,姑娘,你最好三思,别轻举妄动喔。”胖老板圆嘟嘟的脸浮现狠戾。

    “唉,你当我的面威胁我的人太失礼了唷,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但她要有一点点伤口你就完蛋了。”阙勾通常是笑口常开的,这会儿一抹轻邪从他不轻易展现的骨子里迸出来,虽是微乎其微,却冷得让人不由自主地眨眼。

    “放你的狗臭屁,占上风的人是我耶!你自大什么?死之将至,求饶的话,大爷我还要考虑给不给你个全尸,还敢大放厥词,莫名其妙。”

    “听你这么爱说话,大概也是习惯呼风唤雨的人喔。”阙勾跟将剑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胖老板攀谈起来,没有身为待宰羊羔的自觉。

    “我身为金钱帮之主,没有一些威严怎么统领众家兄弟”脑筋以直线方式思考的人禁不起人家转弯抹角,一下就泄了底。

    “嗯,”阙勾闲闲地摩挲着下巴,一点都不在意那距他一寸之遥的割喉利剑“金钱帮创帮至今一十八年的历史,以济南为出没区域,帮主陈阿满,左牙因为醉酒摔跤掉了,别号陈缺牙,下面有七护法,帮众无数我应该记得没错,陈帮主,你想补充些什么吗?”

    “补充啊?你说得很清楚,应该是不用了。”陈缺牙很认真地思索,精神一松的他差点没把威胁人的剑收起来。

    “陈帮主率众从济南到江南来,人生地不熟的很辛苦喔?”阙勾对他嘘寒问暖起来。

    许是真的受了委屈,陈缺牙眼中冒出两泡水:“强龙不压地头蛇,不是自己的地方,就算办点小事都要钱先行,像我租这个店面就花了不少银子”慢着,他居然没志气地向人质哭诉,成何体统!

    他赶紧擦掉眼泪,换上一张厉脸。

    “别套交情,我差点就上了你这卑鄙小人的当,把模子交出来,否则就准备受死!”

    “等等,你的口水喷到我啦,很臭耶,你几天没刷牙啦?”阙勾一脸厌恶。江湖中人就这点讨厌,什么不拘小节,根本是不讲究卫生。

    “跟你说出门在外,凡事从简,你有听没有懂喔?”每回都戳他的痛处,情绪激动的陈缺牙又把剑靠近他半分。

    “那我们言归正传,男子汉对男子汉对话喔。”

    “没问题!”咦,什么时候要变成男子汉的对话了?

    “既然大家说好了,这玩意就不需要了吧!”他以两指夹开搁在颈子的剑“另外叫人泡个茶来喝,大太阳下不好说话。”

    陈缺牙果然听命行事,虽然觉得有些地方不大对劲,他不该是那下命令的人吗?怎么一下子降级跑腿?

    =====

    崭新的圆桌上一碟碟地小点心以寻常人无法想像的速度在消失中,碟子越堆越高,陈缺牙的心痛也到达最高点,爱说话的毛病到这节骨眼很用力地把事情草草交代过去,希望能尽快送走这个肚子像无底洞的瘟神。

    “就为了一块印铜钱的板模,你把整个金钱帮都搬到江南来,你,好大的气魄,好蠢的猪头。”蜂蜜花生下了肚,拍拍肚皮,是差不多饱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