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女儿意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丝丝垂柳夹岸,桃花李花粉白交错,南京的春已吐露着嫩绿的色泽,武馆摆满兵器的教练场一角,也缀着三五朵小小不知名的花儿,安静地招摇着。

    依照每天惯例,嫘兵兵从厨房里端来用纱布覆盖的盘子,雀跃的脚步轻盈得像小猫。

    练早功蹲马步,一条龙武馆的清晨每天都是这么朝气蓬勃。

    “各位师兄,早膳在桌上,等下休息自己去吃。”

    大家哄然答应,也不由得分了心随着她婀娜的身影望去。

    “又给那个瘟生送饭!”潘师兄咬着宽师兄的耳朵。

    “不是我们的就不是,你死了这条心。”一把擎天戟戳刺过来,潘师兄的大刀差点离手。

    “你疯啦,这么大的力。”

    “跟敌人对打要是像你这么分心,脑袋早搬家了。”宽师兄收回擎天戟“叫大家收拾收拾,用饭了。”

    一条龙武馆的规矩,天未亮就得起床练功,早课做完才能进膳堂吃大锅饭。

    自从嫘兵兵满十四岁以后,武馆中的饭菜几乎都靠她一个人张罗,有时刚入门的菜鸟徒弟也来帮忙削个萝卜什么的,但忙得不可开交的她还是会专程帮左梦言送饭菜,难怪大家心疼眼红了。

    亏得嫘宫不拘泥于世俗所想,不介意家里的闺女一天三餐替男人送饭,还风雨不断。

    而左家的佣人也因此省事,乐得将准备少爷饭食的事交由嫘兵兵。

    “嗨。”一堵人影从墙上的老树一跃而下,亮晶晶的眼睛觊觎着嫘兵兵盘中的食物“要给我的?”他期待的样子跟狗儿看见骨头的情状一模一样。

    “谁让你用手摸,不要掀啦,热气会跑掉。”嫘兵兵两手都没空,无法遏止他的恶行。

    纱布下头是冒着烟的粥。

    “哇,猪烧肉。”大手一捞,大碗公就换至阙勾的手,一阵淅沥呼噜,热腾腾的稀饭便被一扫而空,碗底比用水洗过还干净。

    等嫘兵兵从他的行为回过神来,大势已去。

    “你是饿死鬼投胎啊?这碗粥是要给书呆子的!”她居然说出来。

    “就那个趴在桌上睡大觉的酸秀才喔?”阙勾利用在树上的时间,把周围几户人家都探勘过“要睡觉连腊烛都忘了熄,浪费,你给那样的人送饭不如给我吃,起码我还会陪你说话谈天,用处大得多吧?嘻。”

    一整晚就瞧那秀才对着书本摇头晃脑的,自己要也这样关一天准疯了无疑。

    “不许你笑他,做学问很辛苦的。”

    “可不像我这种游手好闲之辈是吗?”他假装颓丧地低下头。

    “我没有那意思。”她的脸蛋有些烧红“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辛苦熬的粥没了,她还特别多放了几块猪烧肉片,这会全进了他那好似无底洞的肚子,唉,算了!

    “清晨一百步,清清胃肠肚。”瞧他现在不是胃口大开了吗?

    他朝碗底瞧了瞧,快步往一旁小跑步过去。

    嫘兵兵不自觉地跟着走。

    武馆跟左家相邻,中间隔了一条弯曲小道,几丛小树后面是一弯小溪,阙勾就着溪水把碗筷清洗干净,甩了甩,又把嫘兵兵手上的托盘接过来。

    她长这么大,没见过男人主动分担家务,不禁对他的举动有些目瞪口呆,左书呆顶多也只是把碗筷搁在窗口,等她去收。

    “我看你一早就忙得跟陀螺似的,也没人帮你一把。”往回走,阙勾两只眼也在她身上散步。

    =====

    清晨的她宛如朝露,晶莹雪白的容颜要命的吸引人,早春的微风把她小巧的鼻子冻得微红,在她安静行走的时间里,几分心动如沁如渗的进驻阙勾的心肺。

    “我家的事不劳你关心。”抢不过他手中的饭碗,只好任他爱怎么拿就怎么拿。

    “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还是这副拒人千里的面孔,有没有打算当人家的晚娘?”他又不知轻重地胡扯。

    “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烦不烦?”谁跟他认识很久?用力抢回碗公,她吸气又吸气才让自己维持好风度。

    等等,他怎么一早就起床了,昨晚不是还醉得不知自己投宿何处?是爹说要安置他的。

    “我问你,你昨晚在哪睡的觉?”昨天太累了,头一沾枕她便不省人事。

    “武馆客房啊,我记得左边有一株瘦不拉几的白梅,馆主说隔壁是你的房间呢。”

    她那爹,一辈子不懂人心险恶,要是会计较,也不会窝在这花街柳巷开武馆。所以,把一个不相干的男人放到她身边,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敝。

    她爹压根没把她当女孩儿看待吧。

    “哎呀,吃你一碗粥就愁眉苦脸的,佛寺挂单也供一餐饭食啊,来,我带你看些有趣的东西。”瞅着嫘兵兵冷如冰霜的脸蛋,阙勾蛇般地手搂住她的小蛮腰,屈膝一纵,猿猴般的勾住老树枝,在她的轻呼中跃上了墙。

    “男女授受不亲,你到底”

    她虽然自认江湖儿女,礼教修养可跟名门闺秀一样不缺,可是一到他面前就全面瓦解,她几乎想出手教训他一顿了。

    “高的地方视野就是好,你瞧,那家夫妻正上演全武行耶,锅碗瓢盆,哈哈,好准,那水瓢砸在头上肯定痛死了,悍妇,很辣喔。”阙勾的手依然环在嫘兵兵的腰肢“蹲下来嘛,不然坐着,既然要看风景,站着多辛苦。”

    他居然把偷窥当作看风景,规矩惯了的嫘兵兵又冒心火,他连珠炮般的话弄得她忘记男女授授不亲这回事。

    “你懂不懂不道德怎么写?人家的私事,你看得津津有味。”她马上就要跳下树,拒绝污染自己的视线。

    “呵呵,放松、放松,我们只是站高了点,四面八方的风景自己跑进眼,总不能要我把自己漂亮美丽的眼睛挖掉吧?也许你会说做这种事还不如读一本书,但人生人生,人就是要生活得自在不是?”他到底几岁,随便就讲出一堆训人的话?嫘兵兵有些迷惘地看着他炫惑人的笑容。

    “你每天都重复同样的生活不累吗?”

    “你才住这一个晚上,凭什么来质问我?”

    “我是没亲眼看到,不过,男人要是聚在一起也是满长舌的。”他不用自己去打听,那些跟她同门的师兄们一个讲话比一个大声,不听还不成呢,一整个晚上他也算把武馆简单的资料收集完整。“你是说”

    “女人三姑六婆,男人也爱四叔八公,你省省事别追究,别人的嘴巴挡不住的。”

    “师兄们是我的,他们有多少毛病我还不清楚。”嫘兵兵嘴巴是这么说,心底不免有些受伤,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也是师兄们嘴上谈天的话题。

    “你这么容易受伤怎么跟人家走江湖?”她通红的脸明明在压抑什么,却要又装得若无其事。

    女人的自尊跟海里的蚌壳一个样,看似坚硬,其实一敲就碎。

    看他像老头似的一本正经,实在有些刺眼:“你几岁?”他到底几岁?

    “你又几岁了,我猜不到十四。”

    “我十六了。”

    “那我十八。”

    什么叫“那”?

    嫘兵兵突然灵光一闪,自从跟他交手以来屡次吃瘪,尤其莫名其妙吃亏的次数太多,她不得不多了这一问:“要是我说我也十八岁呢?”

    “那我就多你两岁,满二十。”

    去!占人便宜这种占法!

    要跟他认真恐怕九条命都不够用。

    他像是看见她的想法:“你忘了我爹干响马的,从无到有,也才聚起一寨子的人,还有我。”

    嫘兵兵一时也找不出反驳的话。

    “咦,出事了,快跟我走!”不知什么传进阙勾的耳朵,他嘻皮笑脸的模样揉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我才不要。”家里还一堆事要做,谁有空陪他胡搞瞎搞。

    “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扣紧她的腰,应该说他从头到尾都不曾松手。他双脚前后飞纵,沿着别人家的屋瓦、飞檐,惊心动魄地一路飞驰。

    嫘兵兵虽说功夫好,轻功却也只练到爬爬树、捡风筝,帮隔壁丫头逮小猫诸如此类的,在天上飞,是很刺激啦,但是她从来没到过这么高的地方,嗯,头昏脑胀,她好像不是好像,是已经反胃了,呕

    救人喔。

    =====

    骇人的鲜红一波波飞洒着,一部分没入池塘,一部分诡异地自白纱窗上流下来,漫过窗棂滴落青石板的走道,其他的,花叶、石磨,处处沾染血腥。

    阙勾跟嫘兵兵到达的时候,看起来杀戮刚停,将干未干的血还汨汨地从刚死的尸体上流出。

    不及脱逃的人有的挂在树梢,但绝大部分衣衫不整,在睡梦中遭人砍杀。

    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叫嫘兵兵肚肠翻搅,刚才被阙勾带着飞奔的不舒服根本算不了什么,眼前才是一场恶梦。

    后院是仆人家丁活动的地方,都这般惨状了,那主屋内岂不叫人更加无法想像?

    “在这里等我。”阙勾不要她进屋。

    后头已经是这副惨状,主屋内他两道浓眉几乎要皱成一团。

    “我不要一个人在这里。”嫘兵兵尖叫出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