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秘书真流氓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章

    昔日的伤太痛,痛到他不敢将她留下。

    该怎么做才是对她最好,十四岁的他不明白,二十八岁的他,总该有能力决定了吧?

    答案是,否定的。

    他已经明白一个念头的转换,一个想法的决定,一个方向的选择,将有可能如何严重的影响一个人的人生。

    她只记得过去的一部分,那是最好,痛心的事,别想起来,他一个人记得就好。

    下巴顶着她的头顶心,双手环着她娇小的身躯,这是他最爱的亲昵动作,他会故意笑她个子矮小,她会咬他的手臂一口做为报复,然后一起哈哈大笑。

    多无忧无虑。

    他们已经不是被父母所决定的年纪,他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她同样有权利作主了,那么,他们可否重新来过?

    可以吧?

    可以的吧?

    任扬桐大概是她认识的人中,最出尔反尔的一个了。赖泛芋心中暗叹。

    刚刚还叫她滚,现在却叫她留下,莫非是孤枕难眠,想找人暖床?

    但是他圈抱着她的动作,为什么会有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

    莫非她哪任的男朋友曾经也这样抱着她?

    思索了一会儿,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能叫他把人放开。

    他没理她,双臂勒得更紧。

    “别走了,”沉嗓在耳畔低喃“住下来,就我们两个。”

    “你”他忽地将人拉开来,低头直接亲吻嫩唇。

    她恼怒的想推开他,但他早有防备的将她的双手控制在身后,细细的手腕一只手就可完全束缚。

    任扬桐空着的另一只手贴上她左边肩胛骨旁,温热的掌心温度穿透布料而来,像是抵上了她的心脏,握住了她的心。

    她莫名的心口一跳,身子起了特殊的反应,随着越来越是热切的吻,令她也开始跟着身躯发烫,木质地板上的十根雪白脚趾头蜷了起来,纠结得无法松开。

    他将舌喂进檀口内,品尝属于她的芳甜,放肆搅弄丁香,呼出的气息盈满她的鼻尖,吸入胸臆之间的全是他的味道,她因而膝盖跟着微微发软,愤怒大张的水眸早不知在何时已经闭上,响应他的吻。

    当她不再抗拒与挣扎,他松开禁锢的大掌,两人之间的热度急遽上升,当他拉开她的t恤下摆时,她也将手放入他的后背,纤纤五指抓捏如石块般坚硬的肌理,在肌肤表面留下浅浅的抓痕。

    他迫不及待脱掉她身上的衣服,那使得他们有短暂时间的分开,一旦隔开他们的衣料被扔在地板上,双唇迅速再次贴上,重重喘息着想要彼此的渴望。

    宽面长沙发因相迭的两人而显得拥挤,受椅背所限,他的右手几乎伸展不开来。

    但他们无暇去管。

    当他深深进入她时,满足的叹息逸出,她回以销魂的呻吟,纤腿不自觉绕上劲腰,彼此之间,毫无空隙,再也没有任何阻隔

    她的指尖,摸到了某样不太熟悉的东西,触感是有那么点陌生的。

    她微蹙着纳闷的眉,尚困倦的眸不想张开,故探索的任务就交给纤纤五指了。

    顺着微陷的凹槽一路往下,拐了个弯来到高地,这感觉

    像人的皮肤?

    她床上有人?!

    霍然张眼,赖泛芋意外发现自己枕在一条粗壮的臂膀上,抬起下巴,入眼的是张起伏明显的英俊侧颜,高而挺直的鼻梁下是微厚略翘的唇,人中、下巴与脸颊微冒须胡。

    这个人是谁?

    她惊恐起身,借力使力的手重压他的胸口,感到疼痛的任扬桐哀叫了一声,人也跟着醒了。

    当他张眼时,她想起来了。

    是任扬桐。

    剃掉胡子的任扬桐。

    重点的重点是,她昨儿个晚上,脑袋抽风,莫名其妙跟他上床了。

    “你在干嘛?”任扬桐拿起湖绿色床边桌上的手机,微眯着眼瞧清楚上头的时间“不到六点耶,能不能继续睡啊?”

    遮光窗帘并未拉紧,外头秋季天空微微泛蓝,讨厌睡眠时有光线,但又懒得下床拉窗帘的任扬桐翻过身将脸埋进枕头里,这一动,又“啊啊啊”叫了几声,原因是被赖泛芋拿来当颈枕的手臂已麻。

    而赖泛芋仍像石化般坐在原处。

    过一会儿,任扬桐忽然又醒了过来,掌心在一旁拍了拍,发现空空如也时,又转回正面,看着在晨曝微光中,宛如望夫崖上一棵松树的赖泛芋。

    “不睡?”

    赖泛芋眨了下眼,思考着这个时候该怎么反应。

    赖泛芋的言行举止,大都是经过思考后所采取的行动,她不是天生爱骗人,也不是真心爱演,是在那个当下,她觉得这么做是能让对方粲然一笑的选择,大家都开心了,或者觉得你没威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