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秘书真流氓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呀!”

    尖叫声突然从楼下传来,打断他的思绪。

    “怎么了?”他急急忙忙冲下楼。

    “有尸体!”赖泛芋大叫。“天啊死了死了!”

    不会吧,莫非有人跑来他屋子内断气,还是发生了凶杀案件?

    任扬桐迅速冲来她身边,直接揽上她的肩头,保护性的往自己方向拉拢,再跟随她的视线,落往地板上的尸体

    的确是尸体没错,但不是他想象中的人类尸体,而是一只松鼠。

    松鼠很明显受了外伤,也许是被牠的天敌所咬,幸运脱逃,但还是不支死亡了。

    他记得厨房那边有扇纱窗破了个洞,他一直忘了补起来,也许负伤的松鼠就是从那里爬进来。

    “嗯。”他摸着下巴蹲下来,指尖碰了碰那动也不动的松鼠,确定牠的确已经气绝死亡。

    赖泛芋跟着蹲下,有半个身子是躲在他后头的。

    她怕死亡的动物吗?

    “你杀死了这只松鼠?”赖泛芋一手还抓着他衣服。

    “对啊!”他转过头来狰狞的笑

    啪!赖泛芋一掌打飞他一脸的不怀好意。

    “不要这样!我讨厌死掉的东西,你干嘛这样!”火大的吼完,她丢下他上楼。

    任扬桐觉得他被打得很冤屈,而且还莫名其妙被臭骂了一顿。

    “我怎么知道你讨厌死掉的东西!”他生气的也上了楼。“你有跟我讲吗?那只松鼠又不是我故意放在那边吓你的!你看看房子周围就该晓得,这一带都是树林,什么动物都嘛有可能出现,上次我屋子里还出现了一只蛇。你要跟我回来就要有心理准备!”

    “我怎么会知道你住在树林里头啦!”

    “那你现在可以走啊,渡轮二十四小时的,你想走随时都可以离开。”

    “哼!”坐在床上的赖泛芋狠狠瞪了他一眼,两手抓着衣服下摆扭绞“我讨厌动物,因为牠们都很快就会死掉。”

    “啊?”现在准备讲古吗?

    “我的猫才陪我七年就死了”她双手掩面“牠还撑到我回家才死掉。我那时刚进入公司,非常的忙,都没发现牠的身体状况有问题,我发现牠不对劲送去医院已经来不及呜呜呜”

    任扬桐觉得跟她在一起,像坐云霄飞车一样,情绪大起大落的,一会儿笑,一会儿怒,现在又哭得不能自已

    一般人有这么“跳痛”的吗?

    “我现在下去清理那只松鼠,你等一下就看不到牠了。”

    “等一下。”她叫住转身的他“要好好帮牠埋葬。”

    还差使他咧。

    “喔。”

    “要立牌子,免得你忘了埋到哪去了。”

    “忘了会怎样?”

    “万一你哪天想在庭院挖地干嘛时,会把牠的骸鼻挖出来啊。”

    “我可以直接丢垃圾桶吗?”

    “不行!”赖泛芋尖叫。

    声音越是娇软的,一纵声尖叫起来,越是刺耳。

    任扬桐难以忍受的左脸颊挤成一团。

    “我开玩笑的。”算他白目,往人家的地雷上踩。

    厚重浏海下的一双圆眸,气呼呼地瞪着他。

    任扬桐下楼后,拿了个塑料袋装起松鼠的尸体,再从杂物间找出了把小铲,扭亮通往后院门口的小灯,挑了棵大树,在树下铲起土来。

    挖了约莫半尺深,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我来帮你。”嫩嗓透着让人心疼的脆弱“还有,刚刚我不该对你吼叫,对不起。”

    “你还打了我一巴掌。”此仇不报非君子,趁这机会算一下旧帐。

    “谁叫你故意用怪表情想吓我!”

    “我只是跟你开玩笑。”

    “鬼才知道你在开玩笑!”赖泛芋怒气辩驳。

    “你自己还不是常常骗我。”他可没因此揍过她。

    “我是骗你又不是在开玩笑。”

    这是哪门子逻辑?

    任扬桐甚感不平地站起身。

    “骗跟开玩笑哪个罪过比较大?你要不要去问问律师”

    “你不要站起来,这样我会看到尸体!”她迅速将人拉下挡住视线。

    “刚好像有人说要来帮我?”

    “我陪着你啊。”帮他照护周围,免得有可疑人士接近。

    “啊?”

    “天这么黑,风这么大,说不定你会怕。”

    “你真你真是”他一时控制不住噗哧笑出声来。

    这胸腔一受笑意滚动,就再也无法控制了。

    “哈哈哈哈哈”“你笑什么啦?”她推他一把“快把尸体埋了。”

    他笑着弯腰拿起装着松鼠尸体的塑料袋,却不是埋入洞内,而是提到她眼前晃。

    “哇!”她尖叫,后退数步。

    他朝她的方向前进。

    “不要!”她飞也似的跑进屋里,用力关上后门。

    “白痴。”这样整她一番真是太有趣了。

    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实在让人开心。

    埋好了松鼠,任扬桐走进屋里,就看到赖泛芋手执着抹布,跪在地上,擦拭血迹。

    她一边擦一边哭,让任扬桐心头猛地泛起了浓浓的罪恶感。

    刚好像不该这样吓她的。

    这样的报仇方式太卑鄙也太孩子气了。

    他拿起厨房架上另一条抹布,弄湿后蹲到她对面。

    “埋好了吗?”她抽噎着问。

    “好了。”

    “有立牌子了吗?”

    “我插了根树枝,明天再弄块木头做牌子。”

    “嗯,”她抽了抽鼻子“谢谢。”

    默默擦了一会儿地,任扬桐忍不住问“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