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总裁小说网 www.zcxs.cc,城主的财奴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

    寒风瑟瑟,秋霜覆地,一片枯黄叶落。

    逆着风,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相依偎着,冻得发白的手儿微微颤着冷意,艰难的在萧瑟秋风中踽踽而行。

    “母妃,薇儿冷”

    粉妆玉琢的小女孩裹在浅黄色缠枝团花大氅下,只露出粉扑扑的白玉桃腮,过大的氅衣让小小的身子显得更为娇小单薄,恍若那三月里盛开的杨花,风一吹就飘到白云深处。

    走在小女孩身边的是一位面容清丽无双却略显憔悴的美丽女子,她乌发如丝,眼若点漆,唇似那沾了露珠的海棠,红艳照人,美得叫人自惭形秽,不敢逼视。

    可是那冰肌玉颊活似被削下一块白肉般,整整瘦削了一大圈,如花美貌蒙上一层凄楚的黯淡和愧疚在心的无奈,泛红的眼眶内滚动着晶莹泪珠。

    回不去了,她曾贵为嫔妃又如何,一切都回不去了。

    后宫嫔妃为争得“那一位”的宠爱恶斗频频,即使她无心与众人争锋,但是帝王的爱宠有谁能拒绝,就因为多了几分爱怜就成了该死的人吗?

    然而圣心难测,曾经是那般的怜惜,一朝无情,竟是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她打落尘埃,再无回转余地。何其残忍,又何其悲乎?

    罢了,罢了,离开也好,至少不用在上千佳丽妒恨的眼光中步步惊心、时时提防,唯恐一时不慎落了套,把命丢在深宫内院,成为一缕无处可诉冤情的芳魂。

    只是拖累了父兄亲族,害他们被安上外戚干政的罪名,全因她“勾结外戚行谋逆之举”呵呵呵,真是可笑至极,皇上他居然相信了!他是不是从未相信过对他忠贞不二的臣子?

    “母妃,冷”小女孩扯了扯母亲的手,再次说道。

    “薇儿乖,忍忍就不冷了,多走两步路暖暖身子,出了城门出了城门就有厚衣服穿了。”秀婉女子回过神来,面带凄楚,话中有迟疑的哽咽,强忍着冷风袭面握紧女儿小手。

    茫茫前路,何处是归途?

    望着越走越近的高耸城门,其实她内心十分无助和彷徨,人来人往的城门口,商贾云集,贵人出入,而她却不知该往何方,更不知天下之大又有哪里可容身。

    尤其身旁还带着刚满五岁不久的稚女,瞧着她不识愁滋味的纯真脸庞,心底的伤感益发沉重。养在蜜罐里的母女俩真能在纷乱的世道生存吗?她们已没有娘家亲族可依靠,只有靠自己她忧虑不已眉头难舒。

    “好,薇儿乖,不冷不冷,薇儿跑跑,很快就暖和了,薇儿很厉害的。”小女孩不知道前途一片茫然,露出令人疼惜的甜糯笑颜,一双黑玉似的眸子亮如星辰,放开母亲的手,欢快的向前跑了几步。

    “小心点,别跑,要是摔跤了可是很痛的。”唉!这孩子没烦没恼地,落到这般境地仍活泼好动得像是皮猴。

    看到女儿开心的笑容,女子的心里多少有些安慰,至少她还和女儿在一起,未因此事而被迫分离。

    一想到被安上谋逆罪名的季府,蕙妃,不,是已被贬成庶人的季明蕙有无限怅然,眼泛忧伤,悲多过怨。

    季府是受她牵连,皇宫内的肮脏事多不可数,她是含冤莫辩、有口难言,硬生生被栽赃嫁祸,毫无防备的走入别人设计好的陷阱,让她一下子由云端掉入泥沼。

    巫觋之说向来为帝王所忌惮,即便是千古名君也不允许后宫嫔妃怪力乱神,何况曾深受其害的昌平帝。

    年过三十的昌平帝原是婉贵人之子,他年幼时因后宫嫔妃争宠之故,在他生母所居的侧殿起出一个写上当朝皇后生辰八字的木雕人偶,人偶身上洒满鲜红的人血,以及一根根蓝光闪闪的毒针,诅咒着当时圣眷正浓的皇后。

    帝后情深,非外人能介入,虽然后宫佳丽三千,能获圣宠的妃子并不多,说是雨露均沾但也只有寥寥几人,为此龙颜大怒的先帝杖毙宫女、太监近三百人,而婉贵人则赐三尺白绫,一杯毒酒,从此香消玉殒。

    直到多年后才因一起宫妃身亡意外攀牵出前尘往事,从一位白头宫女的口中得知婉贵人是被人陷害的,想起昔日恩爱的先帝下令彻查,这才水落石出,还她清白。

    当时皇后未有子嗣,为了弥补婉贵人平白受死的冤屈,因此将婉贵人之子,也就是当今圣上记在皇后名下。

    那时候德妃、淑妃、贤妃各有一子,对此大感忿然,唯恐位分低于她们的婉贵人之子仗皇后之势登上九龙宝座,为了替自个儿的皇子铺路,她们联合其家族势力上奏先帝请立太子。

    帝王家事却被一群前朝臣子、后宫嫔妃拱上朝堂,先帝怎会不恼不怒,他的臣子、他的妃子不思为国分忧,苦其上位者的不易,反而在他为国事纷扰之际生事,加重他为君者的负累,实难宽恕。

    先帝一怒,当下立了昌平帝为太子,诏告四方。

    纵使已是陈年往事,对痛失生母的昌平帝而言,嫔妃斗争他向来深恶痛绝,而巫觋一事更是难以容忍,他能睁一眼、闭一眼的容许后宫女子偶尔为之的小奸小恶,为争帝宠所使的小手段,但是诅咒之术绝对不允许,必须杜绝。

    她住的洛辰宫起出插满三寸银针的草编人偶,此事引起轩然大波,同时也注定她的殒落,不管她是否是皇上最宠爱的女人,使出这毒计的人根本没想要她活命,更连带地拔起她身后的势力,斩草除根,以免留下后患。

    所以在一波的搜查中,洛辰宫中又找出几封笔迹模仿得唯妙唯肖的“家书”信里督促着蕙妃尽快怀上皇子,好母凭子贵上位,要她暗中在皇上的饮食中下令人日渐衰败的微毒。

    季明蕙百口莫辩,因为是她身边伺候十余年的嬷嬷“亲口”招供,那位嬷嬷还是她从季府带入宫中的奶娘,是季府三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